故事瓜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民间传说 > 正文

民间传说

鬼故事校园系列:祭奠

有故事的人2020-09-11民间传说74
我沉眠了好长时间,醒来时,周边全部都是晃眼的白。我呼喊着这些认识的姓名,尝试唤醒我仍然在沉眠的回忆。但是没有谁回复,没有谁。翻个身,看一看四周围,50厘米高的床柜上面着1个古老的闹铃,生绣的时针分针把

我沉眠了好长时间,醒来时,周边全部都是晃眼的白。我呼喊着这些认识的姓名,尝试唤醒我仍然在沉眠的回忆。

但是没有谁回复,没有谁。翻个身,看一看四周围,50厘米高的床柜上面着1个古老的闹铃,生绣的时针分针把時间划分成一个个彼此之间分离出来又联接的小块物,犹如是一个使人讶然的荒诞派。人的运气非常好,闹铃是运行的,11点30。0点。在我绕开趴在桌子上小歇的护士踏出医院大门的情况下,突然之间感受自由自在了,如同我的脑子。

鬼故事校园系列:祭奠 经典民间故事大全 哄女朋友睡前故事 恐怖故事大全 民间鬼故事 鬼故事大全 民间传说  第1张

沿着记忆深处的公路,我迈出步伐渐渐地在时不时有两辆车飞驰而过的大路上往前走。趁着月色我就察觉我居然身穿一身学生校服,这是最该回味无穷的某段岁月。

或许是学生校服的暗示着功效,在我再一次停下来步伐的情况下,察觉自己早已到了一所学校前。校园好像遭受了一场大火,早已满目疮痍,凑和能够 辨认出一大块招牌,高二十三班。我沿着残缺不全的窗户向里望去,斜挂在墙面的时钟是一点半。

我还记得到底是谁说过,一点半是阴之气最大的情况下,我却不这样觉得。以前的恐惧感在我步入课室的那一刻被烧烤的感受抹平,周边的空气中萦绕着烤糊的气味,使我犹如置身于在一场篝火狂欢中。

祭拜这间课室历经比较严重的灼烧,烧坏水平比别的课室更为严重。地面上掉落的白色考卷如一道道电闪划破了黑暗。

我皱了皱眉,室内空气感觉有点干燥。我随手捡起地面上的一整张新闻报纸:“……烧死全校同学,仅一个人幸免于难……”仅一个人幸免于难,真的是幸运者。

我觉得,那幸运者,肯定已经在某一个角落庆贺死坐脱险吧。校园实际上如同1个囚牢,学生们困在里边,把门一锁,她们就只有任人宰割了。总之她们也不会考虑,也没有什么能力。生必须正确引导,死亡也是。我回想到那一个熊熊大火的夜里,我看到了地面上的一个血手印,掺杂着黑灰色的印痕,如同被烧灼的手,匍匐前进在地面上,流音血,却没法遮盖死掉以前最终的一点无助。

我随手捡起一条粉笔,在教室黑板上写起来。构思非常好手感也很好,我认为自个的字迹好看极其。扔掉粉笔,我坐下去,坐在那一个极其认识的位子上。置身其中,房顶早已烧穿了,墙面也坍塌了,课室总算不象囚笼了。

我撕下桌子上这些残留的、使人反胃的考卷。同学们,我们可以享有自由自在了。我来了,你们呢?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