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瓜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情感故事 > 正文

情感故事

离别前支教老师伊琳教我们英文歌昨日重现

有故事的人2020-09-13情感故事41
刚子指着中学大铁门上一道红底白字的横幅,一字一句念道:“热烈欢迎XX师范大学学生莅临XX中学支教。”后来才知道老师们是市师范大学的在读大学生,按不到20的年龄来说,也才大我们十岁左右。那时小学低年级还

“我不想老师离开我!”

“支教老师进驻我们镇中学啦!快去看!”

记得那是某个暑假,燥热蝉鸣的午后,同学刚子拉着我一起往中学跑去,“看,还拉起横幅了呢,真是满满的仪式感啊!”

刚子指着中学大铁门上一道红底白字的横幅,一字一句念道:“热烈欢迎XX师范大学学生莅临XX中学支教。”

那会子我不过才上二三年级的光景,对支教的说法没什么概念,只知道这是一个为期7天,设在中学的临时教育活动。坐在报名课桌后面的几个美女支教老师,看上去很年轻,模样就像自己的亲姐姐一样和蔼可亲。后来才知道老师们是市师范大学的在读大学生,按不到20的年龄来说,也才大我们十岁左右。

“老师,我报名!”

“我也报名!”

离别前支教老师伊琳教我们英文歌昨日重现 名人故事大全 短篇故事大全 校园故事大全 青春故事大全 情感故事  第1张

我和刚子在一间教室里完成了“入学登记”,为我们做登记的是一个叫伊琳的美女老师。登记完后,伊琳老师让我们记得明天早上准时来上课,说完给了我们一人一颗糖,摸摸我们的头,还叮嘱我们回家要小心。

怀着一颗忐忑又期待的心,第二天我们到了中学一间教室里,这间教室按年级划分是小班。除了小班,还有一个中班,一个大班。每个班级都有三十多号人。

和平常上课时间不同,这里一般半天算一节课,每节大概2个多小时左右,一节课大概顶平时两节课的时间,学校的铃声打两次就算放学。上课铃声响起,班级里有人喊“起立”,我们就跟着喊“老师好!”然后坐下开始做眼保健操。

第一节课伊琳老师先做了自我介绍,她在黑板上写下了自己的中文姓名和英文名Ida,她说这个英文名是勤奋富有的意思。伊琳老师是师范大学英语专业大二年级的学生,高挑的个子,一身干净的白T恤,扎两条小辫子,不管什么时候见到她,都是一脸笑意地对着我们笑。

接着伊琳老师讲了接下来7天时间的相处规则,“你们来这里就是为了学习知识的,要当作真正的课堂来对待,而不是以一个玩的心态来对待,我也会尽自己所能教你们知识”。

听了这话,原本在座位上嘻嘻哈哈不当回事的我们,都不禁正襟危坐起来,竖起耳朵专心听伊琳老师在台上讲课。

伊琳老师在黑板上写下了ABC~Z 26个英文字母。那时小学低年级还没普及英语教学,那堂课是我第一次接触26个英文字母(中文的ABCD当然不在其列,虽然两者的拼写方式相同)。

在教我们写26个英文字母的时候,伊琳老师不时走下讲台,走到我们身边看我们写得对不对。看我写的字母歪歪扭扭,她说我是“拿笔的方式不正确”。然后她就一手握住我的手,一笔一划教我写下工整的字母。看见我们学习英语提不上劲来,就把课桌移开围成一个圈,在课堂上教我们唱跳起兔子舞。

因为不是常规的学校教育,我们上课没有平时老师和我们之间“老师讲你们听”那种填鸭的感觉,我们之间使用的是除语言之外的第二种语言——眼神交流。每堂课每个人都上得很开心,轻松没有压力。笑声像飞扬的纸片一样,响彻整栋教学楼。

最后几天伊琳老师教我们唱英文歌《昨日重现》(YesterdayOnceMore)歌曲。那会不懂得歌名和歌词是什么意思,只听得出歌里一个烟嗓般空灵的女声像在诉说往事,诉说和友人旧日的美好回忆。连26个字母都说不利索的我,听见教室里播放这首深沉的乐曲时,只能轻声地跟着哼唱。

短暂的7天教学相处后,在我们都以为和老师们都已经开始熟悉彼此,适应彼此的时候,最后的时间终究还是到来了。

我记得那晚的天空阴霾,空气如同静止了一般。学校广播正在播放的就是那首《昨日重现》,早早地就有学生到教室外面和支教老师们告别了。

天暗下来以后,我们和支教老师们在教室外面手拉手围成一个圈,踏着步子轻轻转动,轻唱起《昨日重现》,那歌声是我听到过来自这世界上最美的天籁。

支教老师们取来孔明灯,和我们一起用笔在上面写下对未来的美好祝愿,我们还相约来年还要再一起做支教师生。

气氛从那时开始就变得微妙起来,先是一两个撑不住的女同学开始哭了,接着像病毒传染一样,空地上的十几个女同学都纷纷红了眼眶。看见此情此景,伊琳老师和其他几位支教的女老师也都跟着哭了起来。

就算到了这时,老师们还是不顾自己安慰着我们。平时和我关系很好的伊琳老师看见我在哭,就用手背擦了擦红肿的眼眶,走到我身边拍着我起伏的后背和肩膀,摸摸我的头,说:“傻孩子,哭什么,后会有期,我们一定还会有机会再见面的。”

说着伊琳老师撕下一张小纸条,写上自己的QQ递给我说,“有空常联系。”

“我不想老师离开我!”

我的鼻子一阵发酸,原本只是小声啜泣的我,听到伊琳老师的安慰,感觉泪水即将如决堤的洪水般来袭。我像是耍起小性子一样,手里攥着那张纸条就奔到教室后面去了。

《昨日重现》的女声依然在耳边回响,我蹲在水沟旁边,眼眶里的泪水越积越多,看着天上躲在云朵后面缓慢移动的模糊的月亮,时而变圆时而变缺,终于一发不可收拾地嚎哭了起来。我心想反正躲在这里哭也没人看见,就死命地哭,哭得撕心裂肺,嘴巴张到最大,鼻涕眼泪一起混着流了下来,大胆放声大哭出来。

那似乎是我第一次感受到离别的揪心,那么亲近的老师,会在课堂上手把手教我写英文字母的老师,不像学校里的老师那样会严肃地管教我打骂我,才刚刚相处到最佳的默契状态,怎么说走就要走了,为什么不能留下?我想不通,也难以接受。

但是第二天,伊琳老师和支教老师们还是走了。只留下一间空荡荡的教室,还有教室里空空回荡着的曾经的欢笑声。

后来伊琳老师留下的那张写有她联系方式的小纸条,被我不知道弄丢到哪里去了,我们就此断了联系。

我听刚子说,他们有人真的加到了支教老师的QQ,我还曾想试图找他们,让他们联系加到的老师要伊琳老师的联系方式。然而这样的想法随着时间渐渐过去,也被我淡忘了,或许不打扰,只保留曾经最美好的回忆,也是对彼此最好的选择。

多年以后,当我上英语课时,每每还会在英语老师身上看见伊琳老师的身影,常常误把英语老师当成伊琳老师。

多年以后,当耳边再响起那首熟悉的《昨日重现》,旧日的欢歌笑语依然会在我的脑海中闪现。

曲声依旧,只是当支教老师走后,就再也没人教过我唱这首歌了。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