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瓜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民间传说 > 正文

民间传说

人熊复仇的故事_解老八

有故事的人2020-09-19民间传说73
某年的一日,断颈山脚下解家村的解老八,肩挎一整张家传的水牛角胎硬铁弓,腰悬1壶钢尖竹竿雁翎箭,又去了断颈山。自打十多年前禁猎后,断颈山里再难听到猎枪声。并没有枪响,并不意味着没有人狩猎。禁猎是禁不了解

某年的一日,断颈山脚下解家村的解老八,肩挎一整张家传的水牛角胎硬铁弓,腰悬1壶钢尖竹竿雁翎箭,又去了断颈山。

自打十多年前禁猎后,断颈山里再难听到猎枪声。并没有枪响,并不意味着没有人狩猎。禁猎是禁不了解老八的。解家里有一门家传的绝艺——箭术。解老八的箭术,非常了得,说射眼部,绝对不会射到鼻部。

前段时间,解老八在断颈山核心区人熊岭,狙杀了重100多斤的小人熊,挣了一大笔。购买的人说,如果是二百多斤以上的大熊,收购价格会高于5倍。断颈山自古以来出人熊。人熊学名叫“罴”,身型较狗熊小,身体上有人的基本特征:爱两腿直立行走,善上树。

人熊复仇的故事 解老八 短篇故事大全 神话故事大全 经典民间故事大全 民间故事大全 民间传说  第1张

中午12点左右时候,解老八又走进了人熊岭。他的运势非常好,在地面上一下子发觉了熊蹄印。解老八沿着熊蹄印一路上追踪下来,跟到一株黄桷树下,熊蹄印没有了。

黄桷树的叶片还嫩的时候,是一个又一个卷在一块的两头尖锥型,尺寸如重机枪子弹,口感酸甜可口的,山里小孩子和人熊都喜爱把黄桷树嫩芽当小零食吃。解老八想,会不会这头人熊爬上黄桷树摘叶片去了?他刚仰头向树杆凝望,突然之间左臂被重重的拍上,一起,右腰上挂的那壶利箭,被一把扯开了。

解老八吓得不寒而栗,不用多说,背后便是一个大人熊了。解老八不能回过头,若一回过头,人熊便会在短时间内咬掉他的颈部。人熊嘴中的涎水,一点点地流入解老八的后脖颈里,浓厚的腥臭味令他其欲恶心呕吐。

该怎么办?解老八脑袋瓜急转。忽地挣开逃走是没有可能的,人熊平常看起来笨乎乎的,但是要追起人来,那可一点也不慢。

为了更好地防滑,今日解老八穿的是鞋掌上带钉子的爬山鞋。解老八临危不乱,忽地提起右脚,狠插跺在人熊的右脚掌上。人熊措手不及,“嗷”地一响抱住了脚。解老八往前一蹿,箭一般冲出来。

人熊迅速转过神来,大吼着向解老八追去。解老八竭尽全力往前走着,没多久,面前突然冒出一整片山崖。这片崖深约七八十米,岩壁上长出一部分粗大的藤蔓。见人熊越来越近,解老八捉住藤蔓向崖底滑去了。

岩壁上的藤蔓很牢固,足够承载解老八的身体重量。解老八向下降着,内心暗暗庆幸。迅速,解老八就向下降了60多米。他发觉,在离崖底10多米地方的岩壁上,竟然长出一株大碗粗的野樱桃树苗,树杆上,稀稀落落地挂着一部分红彤彤的野樱桃。

既然如此已摆脱了危险性,解老八也就放松了下来。他骑在樱桃树苗上,一个是想歇会儿,二是想顺带把那几串完全熟透了的野樱桃采下来食用。

野樱桃的口感十分鲜甜。解老八吃着野樱桃,突然之间听到崖底“呜呜”的响声。解老八低下头看去,这看了一眼,吓得他险些掉了下来!看到崖底的草地上,正盘着1条五彩缤纷蟒蛇,身体比解老八身下的大樱桃树杆还要粗。此时此刻,蟒蛇正仰起一长节身体,冲着解老八“呜呜”地吐信子。

咋办呢?攀上去吗?很有可能那头人熊仍在崖顶守着呢。这时候,解老八突然之间感觉头上有土块“唰唰”地掉下来,他仰头一看,刹那间清醒过来!那头人熊正抓着藤蔓,迅速地往下降来!

解老八想缠绕着藤蔓,沿着岩壁横向逃走,可左右看了一眼,发觉两侧的岩壁竟然是光光的,没地方能够抓附。

这下,解老八好像真的是也只有必死无疑了。

人熊即将到来。上有人熊,下有蟒蛇,解老八已无路可逃,也只有往野樱桃的树巅往上爬。野樱桃树杆有一个丫杈,离根处有2米的相距,解老八爬过去了坐在丫杈上。丫杈摇摇晃晃,凑合承载了他的身体重量。解老八刚在丫杈上坐定,人熊就下来到野樱桃的根处。那混蛋把两腿骑在树杆上,稍微迟疑了一下子,就手脚合用,一点点地向解老八挪进来!

这下解老八完全彻底崩溃了,最多30秒,野樱桃树苗将难以承受一人一熊的总重量,人与熊将一起摔下去!人熊皮厚毛密,很有可能没什么事,但解老八肯定会摔得半死不活,恰好能够被人熊和蟒蛇分而食之!

在闭目养神等死之前,解老八看到一串串红樱桃就在面前晃荡。突然之间,解老八把生与死置之度外,眼都不闭了,空出一只手来,把一长串红樱桃摘下来狂吃起来,他临死前必须作个饱鬼。

见解老八津津乐道地吃着红樱桃,嘴馋的人熊哈喇子都流出来了。看见人熊口中嘀嘀嗒嗒掉下来的哈喇子,解老八脑中电光石火闪了一下,慢慢把吃不完的半串大樱桃递了过去了。

人熊空出一个前爪,接住解老八递过去的大樱桃。说时迟那时快,那时快,解老八捉住人熊接大樱桃那只“手”的“手腕子”,用劲一拽!人熊措手不及,一个仰面朝天掉了下来,恰好掉在张着大嘴巴等待他的蟒蛇边上!

蟒蛇吓到了,继而大怒,调节身体想缠人熊。人熊自然并不是“浪得虚名”,一滚就避开了。人熊并并没有逃掉,反而是站在离蟒蛇好几米的地方,冲着另一方咬牙切齿地嘶叫起来。蟒蛇承受不住人熊的气场,一时间也不能攻过去,仅是仰起头,哗哗哗冲着人熊吐着信子。一熊一蟒在崖底对持起来。

又从鬼门关走了一遭的解老八,一边开怀大笑,一边捉住藤蔓,迅速地往上攀援——解老八的水牛角胎硬铁弓仍在身上,他要赶着往上爬,找到那壶钢尖竹竿雁翎箭,之后再返回崖顶,趾高气扬,向崖下射上几箭。人熊和蟒蛇,一个都逃不了!

解老八迅速就攀上了崖顶,便沿着原路走回了,没多久就来到那棵大黄桷树下。解老八整理起树底下掉落满地的利箭,再一阵阵小跑,返回崖顶,往下一望,那一熊一蟒,仍在对持呢!

解老八弯弓搭箭,先瞄准人熊,正打算射,突然之间,一个黑糊糊的前爪,狠狠地搭在了他的肩膀!解老八的鼻部又闻见有股浓厚的腥臭味。

解老八再度不寒而栗!他的背后,又是一个大人熊!解老八脑袋迅速运行,考虑用什么办法摆脱。可那头人熊却不让他时机了,嘴一拱,解老八轱辘轱辘转滚下崖去,恰好掉在对持着的熊和蟒中间。

把解老八拱下山崖的,是一个母熊。崖下那头是公熊,是母熊的老公。这对熊夫妇,恰好是前段时间解老八捕杀的那头小人熊的爸爸妈妈。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