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瓜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情感故事 > 正文

情感故事

一次车祸,我爱情被小三夺走了

有故事的人2020-09-20情感故事46
顾紫比蒋钟正小3岁,他俩原来是邻居,是因为房屋拆迁分离,她目前幼稚园做班主任。于蒋钟正的家里人来讲,我是不远万里的客人,他妈不想我干一切家务活,每一天把饭食搞好,还是会询问我是不是符合喜好。我依旧每一

我们在二零零七年秋认识,在一块3年多。他阳光超帅,幽默搞笑,那时候28岁,在一个建筑工程公司做项目负责人。是因为有分手后的经历,又比我大5岁,他各个方面让着我,于我体贴入微。

也是因为这样,二十几年从来没下过厨房的我,渐渐地学着煮饭,还购买了家用烤箱,学会了做简单的甜点。就在他遭受车祸事故前,咱们还去看过好几处新房,想为爱构建一个温暖的家。

我始终都记得那一个日子,二零一零年11月20日。是因为是星期六,蒋钟正中午饭就出门跟好朋友聚会,本来咱们约好夜晚一起吃饭,我一直都在他的出租房直到半夜,电砂锅里哒哒冒着热气,温着我搞好的海带排骨汤。平常,他有很多工作方面的喝酒应酬,经常喝得烂醉如泥地回家。

一次车祸,我爱情被小三夺走了 虐心的小故事 哄女朋友睡前故事 青春故事大全 爱情故事大全 短篇故事大全 情感故事  第1张

那天晚上,以便避免他喝醉酒,我不停给他通电话,从最开始他说道“立刻回家”到不接,再到手机关机,我气恼异常,留了个声讨他的字条回了自己家。

也是在那天晚上,蒋钟正酒后驾驶,出了车祸事故。为了避开扑面而来的大货车,他驾车撞上马路护栏,并从防护栏一路上撞到了桥桩上,连人带车翻倒,右腿骨裂,膝关节无法弯曲。

医生说要反复动手术,即便手术治疗取得成功,也无法确保他的腿完全恢复,腿瘸一点儿,也是非常好的效果了。蒋钟正在一个多月后才知道这一个信息,他不会再有笑脸,情绪不稳定无常,经常那一瞬间眉开眼笑,下一瞬就可以把手头的物品掷出很远。

有一次,我给他擦背,一不小心说错了话,抱怨他太贪酒,他立刻将我推开,吵着使我滚。我哭着走出去,他又几遍遍发来短消息认错。做了第2次手术以后,他坚持回了东北家乡,一面养伤,一面做康复治疗。

我每一天给他通电话了解复原的进度,有的时候他心情愉快,会与我多讲几句,心情烦躁的情况下,全部都是他妈妈接听电话,和和气气地和我说两三句,说他在教好多个孩子画画,顾紫一星期两回陪他去市区一间医院做康复治疗。

顾紫比蒋钟正小3岁,他俩原来是邻居,是因为房屋拆迁分离,她目前幼稚园做班主任。一回两回……他妈一直与我提到顾紫,因此,1个月后,我去蒋钟正的家乡。起先乘飞机到长春,之后转两回汽车到蒋钟正家所处的小镇。

在小镇客运站外,我见到了骑着电动三轮车载着蒋钟正来来接的顾紫。当我的面,顾紫给蒋钟正围好长围巾,又嘱咐他戴好棉手套。新年刚过没多久,小镇的夜晚风很冷,我盯着灯影中,一户户人家大门口上哪些模糊不清的泛着红色光的春联,眼中的泪怎样也控制不住地向下滚。

蒋钟正问我是怎么了,我讲:太冷了,我并不适应,冷得掉泪。他讪讪傻笑着,伸手帮我擦干了泪。

我在蒋家呆了3天,他家里人于我客套有加。我推着蒋钟正围住小镇转啊转,本来对未来的生活至极坚定不移的我,此时却不清楚将来在哪儿。

咱们的交谈逐渐越来越小心,我害怕提到以往引起他悲伤,也害怕问到他的准备,若他复原不了,坚持留在家乡,那么我这一问,是不是会加快咱们背道而驰的脚步?蒋钟正也不会再是原先的他,淡淡地询问我工作怎样,生活怎样。

无关紧要的话,使我们拥有掩盖不了的疲倦。分离1个月,却似隔了数年。疼痛感的感受像凌迟处死,一点一点地切割我心。

于蒋钟正的家里人来讲,我是不远万里的客人,他妈不想我干一切家务活,每一天把饭食搞好,还是会询问我是不是符合喜好。反倒顾紫,像一只画眉鸟,在蒋家飞来飞去,逗得蒋父蒋母喜不自禁。

在回家的客运站,仍然是顾紫载着蒋钟正送我。我讲,顾紫,感谢你照料钟正……我本来想说“日后我和钟正好好地回报你”,但是,话到嘴边又生生咽了回来,憋得鼻子发酸。我也不知道,咱们是不是还有将来,我的爱情,是不是早就戛然而止?

在回家的汽车上,我发信息问蒋钟正,日后有哪些打算。他说道:不清楚,过一天算一天,假如无法复原,他还不如去死。我说:那咱们呢?他并没有回应。

我依旧每一天给蒋钟正发信息、通电话。他的伤势复原并不乐观,膝关节仍然无法弯曲。之后我又来到一回东北,蒋母神彩奕奕地跟我说,蒋钟正去顾紫幼稚园当美术绘画老师了:“看来全部都是老天爷注定的,我本来认为他大学学美术是无所作为,想不到目前他居然要靠这一个吃饭。”纯朴的蒋母很开心。盯着蒋钟正脸上逐渐有了笑脸,我内心百感交集。我特想问一问他:“咱们呢?咱们咋办?”而我张不了口。

我离开那一天,盯着他和顾紫一同去工作,我在蒋母跟前掉泪。蒋母说:“孩子,你们就算了吧,这都是命,他的腿没办法复原了,他又爱面子,没有可能跟你回南京了。”走过他家空落落的院子里,不知道出路在哪里。

好不容易克制不住,在回家的汽车上,我还是问了蒋钟正,咱们咋办?蒋钟正简单地回:分了吧,离开我。伤心的泪又一次溃堤。

咱们长谈过一回,我讲我不愿意分开,不管他如何,我还想要在一块,我甚至于几遍遍求他回南京,我可以说动我爸爸妈妈,我们一起来拼搏。他刚开始还安抚我,之后声嘶力竭地闹脾气:“我始终都不可能回那一个破地方了,回去只能使我痛苦,我已经残废了,难道说要让哪些好朋友看我笑话吗?要让他俩见到原来斗志昂扬的我成了一个跛子吗?”我发愣,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

我依旧给他电话、发信息,只不过他不会再回应也很少来接电话。顾紫时断时续跟我说,她和蒋钟正想要去县里开一家英语幼儿园。我说蒋钟正:“是不是你决定和顾紫在一块了?咱们就是这样分了?”

他回复:“在我最需要激励和肯定的情况下,是顾紫在身边;她一次又一次带我一起去做康复治疗,帮我自信心和勇气,甚至于使我又一次找到存有的价值。我是不会再回南京了,你也不可能来东北。大家都现实点吧。”

这句“大家都现实点吧”,使我止住了泪。也许,爱情本来也是一触即溃的。一场车祸事故,使我们把3年多的全部熟知都全都归还了陌生。并不是彼此之间不爱,反而是无法再爱。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