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瓜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传奇故事 > 正文

传奇故事

侦探推理故事会大全_新婚之夜洞房的故事

有故事的人2020-09-22传奇故事48
兴盛街86号老赵家的大儿子结婚,结婚仪式隆重、非常热闹。新郎官名字叫做赵林,市统计局科员,短文写的好,人叫“秀才”,深得上级领导器重。新娘子叫张叶,美丽、温婉、大方得体,是异地一个大公司员工。想当年,

兴盛街86号老赵家的大儿子结婚,结婚仪式隆重、非常热闹。新郎官名字叫做赵林,市统计局科员,短文写的好,人叫“秀才”,深得上级领导器重。新娘子叫张叶,美丽、温婉、大方得体,是异地一个大公司员工。

想当年,这对男才女貌的新人一见倾心,恋得难舍难离,从认知到相恋到结婚登记到新婚之夜,一共才用了不足一个多月时间,可以说深圳速度。婚礼宴席结束了时已经是夜晚9点多了;接下去的节目最激动人心,那便是尤其有意思的闹新房。

侦探推理故事会大全 新婚之夜洞房的故事 古代故事大全 短篇故事大全 推理故事大全 传奇故事  第1张

新婚之夜“3天没大小,老公公也可以摸儿媳的脚。”“新郎官当八戒,背新娘子绕整圈儿。”“新郎官讲一讲,你用了什么办法,一个月就把这样个天仙子给……”大红色的双喜字,华丽的花灯,亲戚朋友、老老少少把洞房都快给挤破了。

尽管新郎和新娘已被大伙儿瞎折腾得精疲力竭,但大喜之日,新人不可以体现出一点的不悦,这也是习惯也是民间规则呀;但之后大伙儿的确是闹得太过分,新郎官顶不住有点儿恼了,新娘子时常万般无奈而焦急地看一下子新郎官,但她仍旧保持着假装开心。

闹洞房最厉害的是一个叫小梅的女孩。这小梅人长得漂亮,嘴头头管用,好点子也多;最绝的是她让新郎官用嘴将新娘子的耳钉、颈链和钻戒一样样叼下去,再一样样地叼着戴起来。

这一个难度很大游戏把新郎官赵林弄得口水直流、满头大汗、狼狈不堪无比;也逗得大伙儿哈哈大笑。

夜深,绝大多数闹洞房者接连不断地走了,最终就剩余3个“忠实闹新房者”:小梅、赵林10岁的侄儿志刚和15岁的小侄女晶晶。志刚和晶晶也困了,上下眼皮直打架斗殴,仅有小梅精神依然那样充沛,接着嬉皮笑脸地闹个不歇。

洞房里的人谁都没有发觉,院子有一个老人家趴到窗子旁边,早已向屋内偷瞄很久了,这人就是赵林的爸爸老赵头。一阵子,东屋的门“吱嘎”开了,是赵林的妈妈,她气愤地骂老赵头:“老臭不要脸的,你也闹新房呵!偷瞄了那样一段时间,多丢面子哪!快,快回来吧。”老赵头转头小声指责女人:“死老太婆瞎喊啥子。你也进来看一看……”

一直到下半夜二点多,洞房终于平静下来。志刚和晶晶歪在沙发上睡得正香,新郎官和新娘子也困得歪歪扭扭。这时候小梅才很风趣地说:“我公布,此次闹新房结束了。我也该走喽。新郎和新娘明天再见,再见咯您呐。”当匆匆忙忙的小梅来到大门的时候,她背后传出一声怒喝:“站住!”

小梅怔了一下子,拔腿就跑。可没跑两步,就来人给捉住了。

小梅挣脱着说:“你们这也是要干啥?耍啥子无赖!再不放开我可要报案了。”

只听一个男人严苛地说:“老实点,咱们就是民警,在这儿迎候你多时了!”小梅又怔了怔,便高声又哭又闹起来:“民警凭啥抓我,我闹新房犯了哪一条法律法规?”

这时候,老赵头老俩口上气不接下气地跑了进来,老赵头用手指着小梅说:“赶紧偷我儿子儿媳的物品拿出来吧。哼,这一个女贼,咱们老俩口早已从窗前认清你的动作了。你骗得了旁人,骗不到我老赵头。”

小梅懵了,一下子瘫倒在地。俩个女警官上来检查,没多久就从小梅衣袋里搜出来新娘子的黄金戒指、耳钉和颈链,再有新郎官的新手机。人赃俱获,没法赖账的小梅低下了头。

当警察进洞房里唤醒新郎官和新娘子咨询记笔录时,俩位新人都懵了,愣了好一阵子才如梦初醒。据新郎和新娘说,实际上她们都不认识这一个闹新房的小梅,新郎官觉得小梅是新娘子的亲朋好友,而新娘子则误认为小梅是新郎官的亲朋好友,两边闹新房的亲朋好友也全部都是这样觉得的。这就是小梅明里闹新房、暗地里偷窃得逞的缘故。

老赵头对民警说:“先是我也没留意,或者是压根就想不到,之后发觉这一个闹新房的小梅跟旁人不太一样,她的双眼老往儿媳的黄金戒指、颈链、耳钉上盯。

尤其是她让新郎官用嘴叼下新娘子的三金,再用嘴叼着戴上这一个过程,我看到小梅那贪焚的目光,她亢奋得神彩飞扬、红光满面。因此……”男警察插嘴道:“因此你也就偷偷打电话报了警。老赵老同志的警觉性的确很高呀。”

当夜审问获知,这一个小梅名字叫做李冬梅,今年已经21岁,游手好闲,从上年开始,她就以闹新房作掩体,特意偷窃新郎和新娘的钱财,这已经是她第八次犯案了。

2天后,公安审问李冬梅又有新突破,没想到这李冬梅真名字叫做张梅,是新娘子张叶的亲叔伯妹妹,她们是一个村的。

据张梅交代,张叶也是个打工女孩,压根就不是什么大企业的职工;张叶两年前就已跟人结婚,老公叫贺一凡。张叶和赵林结婚仪式新婚之夜的时候,贺一凡就偷偷住在周边的一个小旅店里等待……民警们听到这儿,便快速站起身,要去追捕张叶、贺一凡。

他俩刚刚出门,恰好与赵林一大家子撞上了。赵林的眼中喷着火苗子,老赵头拍着大腿说:“公安老同志,快给我们作主哇;新娘子张叶跑了,取走了我们家三万多元钱。上天……”

在警察的严谨布署下,这场追捕行动随后进行……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