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瓜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民间传说 > 正文

民间传说

侦探推理故事:银箱水上漂

有故事的人2020-10-18民间传说10
就在这个时候,卢家的一名街坊忽然间禀报林县令说,他想起来了,一年多前,卢俊雄曾经与同样住在东大街的崔根生吵过一架,并且吵得很厉害,还险些打了起来。听完街坊的一席话后,林县令忍不住内心一动:该不会是崔根

卖鱼突遭不测

清康熙年间的有一天早上,江北泾县的林县令还在县衙门里忙着,忽然间听到县衙门前的伸冤鼓好似惊雷一般地响了起来,他立刻升堂,并让差役将擂鼓的人带进大堂。

没多久,一名六十多岁的老头被带至了大堂之上,便见他放声大哭,声音悲惨:“县令大人,小人的儿子让人给杀了,您一定给小人做主啊!”林县令立刻询问详情。

原来,那位老头姓卢,家住城内东大街,他有个儿子名为卢俊雄,以捕鱼过活。当天,卢俊雄像平常一样,起了个大早,将捕来的鱼挑到菜市场上,去卖给鱼贩子,没想到却被一名邻居发觉他让人杀掉在菜市场周围的一条偏辟的老巷里,而那条老巷是他每天联系菜市场的一条必经之路。邻居立刻跑到卢家报信,卢老头来到那条老巷一看,瞬间晕了过去,醒来之后,急忙来到县衙门击鼓鸣冤。

侦探推理故事:银箱水上漂 短篇故事大全 经典民间故事大全 推理故事大全 民间传说  第1张

听罢卢老头的一席话,林县令立刻领着县衙门里的捕快、差役来到了那条偏辟的老巷。便见一名三十多岁的男子躺在地上,脖子上被划开了一条很深的口子,已咽气多时,周围散落着一条扁担和两个空鱼篓。卢老头指着男子的遗体哭哭啼啼:“县令大人,他就是小人的儿子卢俊雄……”认真察看过卢俊雄的遗体之后,林县令发觉,在卢俊雄的身上除了脖子上的那道口子之外,并无其他伤痕,而现场也无搏斗的印迹,显而易见卢秋生死前对自己所面临的凶险全无察觉,换句话说,真凶是在卢俊雄全无提防的情形下动手要了他的命。林县令忍不住皱起了眉头:真凶如此歹毒,不知是为了谋财依然是为了报仇?这个时候,他注意到卢俊雄的右手攥着摆在胸前,像是握着什么东西。于是,他掰开卢俊雄的指头一看,便见掌心里有一块小小的碎银和一枚铜钱,而在卢俊雄的怀里一摸,没多久便发觉了一只小布袋子,布袋的口敞开着,布袋里装着几块碎银和一点铜板,显而易见那是卢俊雄早上卖鱼所得的铜钱。

林县令似有所悟:真凶杀掉了卢俊雄,却并不取走他身上的铜钱,这就表明真凶之所以杀掉卢俊雄,并非为了夺走他身上的铜钱,而是考虑到其他原因。但既然真凶行凶并非为了抢夺钱财,那么卢俊雄在临死之前,为何在右手中攥着一块碎银、一枚铜钱呢?他想了想,之后问卢老头,卢俊雄有没有仇家?卢老头回答说,卢俊雄一直老实本分,每天捕鱼、卖鱼,可谓与世无争,哪有什么仇家?卢老头请几位邻居帮忙,抬着卢俊雄回家办丧事去了。林县令领着众捕快、差役,在菜市场及东大街一带细细察访起来,以期发觉侦破线索。察访到下午时段,依然是没能察访到一条侦破线索。林县令忍不住一阵失望。就在这个时候,卢家的一名街坊忽然间禀报林县令说,他想起来了,一年多前,卢俊雄曾经与同样住在东大街的崔根生吵过一架,并且吵得很厉害,还险些打了起来。

与人有过争执

崔根生与卢俊雄的年纪差不多,以在泾县城外的青弋江上摆渡过活,考虑到两人都在水上讨生活,因而,一直联系密切。一年多前的有一天,一名名为马立业的客商上了崔根生的摆渡,前往泾县城中,没想到船刚行到青弋江的江心,忽然间遭遇了一股激流,摆渡瞬间晃动起来,并把马立业摆在船舱的4只大木箱子给晃到江水中去了。崔根生立刻跳进水里,拼命将那4只大木箱子给捞上了船,而还在周围捕鱼的卢俊雄将那一切看在了眼中。事后,马立业给了崔根生五十两银两,以表感激,之后在泾县城中住了下来,开了一间“马记银号”。而崔根生逢人便感慨说,捞马立业的那4只大木箱子真让他费了劲,考虑到箱子里全都装满了铜钱。但卢俊雄却对街坊邻居们说,那4只箱子里并没有装满铜钱,考虑到它们落到水里时,是半浮的,并没有沉入河底,看得出箱子里所装的物品的分量并不重。有一天,崔、卢二人又在街坊邻居们中间说起了马立业的那4只大木箱子,并因而争吵了起来,险些动起了手,幸好被街坊邻居们给劝开了。从那天以后,崔、卢二人便不再联系了,而崔根生却与马立业变为好友,常去“马记银号”做客……

听完街坊的一席话后,林县令忍不住内心一动:该不会是崔根生考虑到一年多前的那次争吵而心存芥蒂,因此在一年多后的当天杀掉了卢俊雄吧?想到这,林县令立刻领着捕快、差役直扑崔家。在崔家扑了个空之后,他们立刻来到码头,抓住了还在等着过江客人的崔根生。

林县令一边命差役将崔根生带到县衙门,一边安排捕快察访崔根生今日的行踪。回到县衙门,林县令立刻升堂审案,可任由林县令怎么审问,崔根生始终说他虽然在一年多前与卢俊雄发生过争吵,并断了联系,但说到底那只是件小事,他断然不会考虑到一次的口舌之争去害卢俊雄的性命。见审问不出什么效果,林县令忍不住相信崔根生的话。就在这个时候,那几位被派去察访崔根生今日行踪的捕快回到了县衙门,禀报说,经他们察访,崔根生每天太阳升起之时,便来到码头去为过江的客人撑船,而今日太阳升起之时,崔根生跟平常一样准时出现在了码头,无任何异常的举止。听完捕快的禀报,林县令挥了挥手,让崔根生离开县衙门。望着崔根生远去的背影,林县令忍不住暗忖:或许这崔根生不是杀死卢俊雄的真凶,那么,真凶究竟是谁呢?唉,这桩案子怕是要变为一宗无头案了……

一连3个多月过去了,林县令都没能寻找到侦破线索,这天,他觉得内心烦闷,于是身穿便服,在街上散心。走在路上,林县令忽然间见到崔根生从街头的一间名为“黄记银号”的店铺中出来。林县令走进“黄记银号”,问黄掌柜,崔根生刚才来“黄记银号”所为何事?黄掌柜回答说,崔根生刚才在他的“黄记银号”里存了一百两银两。林县令听了,内心一震,立刻问黄掌柜,崔根生在“黄记银号”里一共存了多少银两?黄掌柜打开帐簿看了一阵子,喊道:“崔根生一共存了两笔银两,一笔是一年多前存的五十两,一笔是今日存的一百两。”听完黄掌柜的话,林县令立刻走出“黄记银号”,回到县衙门,安排捕快,去捉拿崔根生与马立业归案,并将“马记银号”的帐簿全部带到县衙门。工夫不大,崔根生与马立业被锁到了县衙门。林县令让差役将崔根生与马立业分别关入单独的两间牢房,之后翻看起了“马记银号”的帐簿。一个多时辰后,林县令看完帐簿,传令升堂。

两人设下毒计

首先被带进大堂的是崔根生。林县令将惊堂木一拍,问崔根生,他寄存“黄记银号”的一百五十两银两从何而来?崔根生愣了愣,喊道:“县令大人,一年多前,考虑到我为马掌柜捞起了4只大木箱子,因此,他给了我五十两银两,我把银两存进了‘黄记银号’,当天,我存在‘黄记银号’里的那一百两银两是自己积攒的。”林县令说:“一派胡言!3个月前,本县就曾派人察访过,你撑摆渡的收入只能让你一家人勉强糊口,哪里能积攒下一百两银两?而既然你与那马立业早就变为好友,你的银两为何不存进‘马记银号’?本县刚刚查过‘马记银号’的帐簿,发觉马立业的本金微薄,你为何说他那4只大木箱子里都装满了铜钱?”面对着一个一个的询问,崔根生大汗淋漓。半炷香的工夫过后,他不得不招供:卢俊雄是马立业指使他杀的,而那一百两银两是马立业交给他的行凶报酬……

马立业原是庐州的一位药材商贩,考虑到做买卖亏了本,便想改行做来钱快的银号生意。一年多前,马立业带着着少许的铜钱来到泾县城内开银号,害怕资本少,取得不了他人的信赖,于是,他准备了4只大木箱子,放入了一些杂物,并提前与崔根生约好,乘坐渡船时,有意将那4只大木箱子弄到江中,再捞上来,接着,由崔根生到处放风,说自个看到那4只大木箱子里全都装满了铜钱,从而造出他的资本很充裕的阵势,以赢得他人的信赖。完事后,按照提前说好的,马立业付给了崔根生五十两酬银。马立业与崔根生误以为他们做出的假象无懈可击,不料被卢俊雄看在眼里,卢俊雄凭着经验,判断出那4只半浮的木箱子中绝对没有装满铜钱。卢俊雄心直口快,于是,他便在街坊邻居们中间说那4只大木箱子中没有装满铜钱,并跟崔根生吵了一架。马立业开起了银号后,卢俊雄由于知道他并没有多少资本,于是时常劝说街坊邻居们不要把铜钱存入“马记银号”,让“马记银号”少掉了不少的生意,为此,马立业怀恨在心,终于在3个多月前,以100两银子作为酬劳,指使崔根生在卢俊雄每一次卖鱼都要经过的那条僻静小巷里,杀死了卢俊雄。而由于卢俊雄每一次卖鱼给鱼贩子,都起大早往返,因此那天崔根生杀死他时,太阳还未出山,而犯案之后,崔根生还可以按时地出现在渡头……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