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瓜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传奇故事 > 正文

传奇故事

历险故事:夜闯无人区血战群狼

有故事的人2020-10-18传奇故事11
一用劲,手上的枪响了,枪膛里的末尾一发子弹射出去,纯属偶然刚好穿进第二只扑上来的狼肚下,它一声没吭地从我身体半空飞出去,直挺挺摔落在堡坎下方的雪地上。狼毕竟是狼,它们再奸诈,智商终究还是有限,假如它们

18岁那一年我当兵来到新疆服役,当上一名边防战士。几年拼搏的军营生活,我由一名士兵成为武警干部了。

这年入冬时侯,新疆北部羌塘高原遭遇了难得一见的特大雪灾,拥有数十年救灾抢险的优良传统使驻藏部队竭尽全力投入了抗雪救灾战斗。在这场战斗中,涌现出无数舍生忘死的模范人物和先进事迹。

我是一名武警政工干部,塑造并宣传树立典型是我的首要工作之一,上级领导一声令下,我收拾好行装,在春节前夕从乌鲁木齐直奔藏北灾区而去。

历险故事:夜闯无人区血战群狼 青春故事大全 短篇故事大全 传奇故事  第1张

我的目的地是那曲。这是一个每年有十个月时间冰封土冻的严寒地域,本地居民基本上常年不离皮袄。再加上十个连降暴雪,整个那曲地区便成了一座天然“冰库”,冷不可言。

腊月二十八,大伙儿从那曲镇动身,赶往位于藏北北部的聂荣县,那里活跃着两支武警救灾物资运输队,其中一支已被风雪围困在救灾途中整整10天时间,目前仍以六百米左右的日速度挖雪开道,向特重灾区藏琼玛艰难开进。

除夕夜,大伙儿离开聂荣县城,一路向西,直追那支英雄运输队。为了能提高效率,征求当向导的一名地方领导允许,我们决定不跟那些崖斜坡高、风寒雪山上的土路对着干,中华车方向一转,就上了怒江宽阔的冰道。

当天下午4时左右,中华车陷入裂冰断块里,大伙儿想尽了办法也没能把车弄出来。随着时间的流逝,大伙儿认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车上的里程数信息显示,这里离聂荣县城有六十八千米之远,而沿路又没见过人烟,处于这种进退维谷的处境。仅有的办法是回到县里求助。同行业的宣传部长望着远方漫天飞雪的冰川,板着脸地说:完成任务,前提是大伙儿必须活着!

夜闯无人区坦白说,我根本不想同大伙儿分开,可是为了能大伙儿的生存,我自告奋勇回县里求助。

我带着一只指南针和几袋压缩饼干,很悲痛地和大伙儿告了别,便开始孤独地踏上了回到县里的道路。

天黑下来的时候,我才走了没到5公里路程。宽阔的雪野一片静寂。走在封冻的怒江上面,除了鞋底同冰面摩擦发出的声音,我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突然我听到了另外一种声音,很轻度,但绝对真实。它来自于我的右前方不远的地方,我紧张起来,眼光不由自主地向前望去。陡然,我觉得后背发麻,根根头发直竖起来,像要顶穿厚实的皮帽,我死死盯住那个慢慢蠕动的黑影。我敢确定那既不是人也不是行动迅捷轻巧的狐狸,难不成真的有鬼?或者是别的什么我没听过也没见过的怪兽?我拿出手枪,子弹上膛,壮着胆量叫了一声:“究竟是谁?”这抖音自己听起来都觉得生疏,似乎并不是从我口中发出来的。黑影没有回应,似在慢慢地移动。

手枪给我增加了不少胆量,我打算走上前去看个究竟,拖着僵硬的膝盖,慢慢地极为艰难地走了过去。黑影越来越清楚地露出它的真实面貌——原来是一只饿得就快要和死神接吻的野羊。到处都是厚厚的雪覆盖了干枯的草茎,这无助的生畜在饥饿中痛苦挣扎着,还想穿过怒江到对岸搜寻一点生的希望,它绝不清楚上帝早就无情地全面断绝了它的食源,对岸也是不可能带给它什么惊喜。

历经此次虚惊一场,我觉得内心平静多了,连生存能力极强的野羊都会苟且偷生,有哪些其它野兽可怕的呢?虽有猛兽出现,也大多都是不死不活的了,又怎能奈何得了我这身强力壮的带枪警官?我逐渐一边前行一边低声地哼起了歌,不晓得今天的春节联欢晚会都有些哪些精彩的节目,但我断定这将是我这辈子过得最悲催的最令人难忘的除夕。

我对“无人区”的了解其实是相当幼稚和肤浅的,我认为害怕早已随那只凄惨的野羊一条离我远去了,没想到真正危险其实还在后面呢。

大概是午夜时分,可能我已经走了三十来千米距离。一点不谦虚地说,要不是在这海拔五千余米,高原缺氧的地区,我肯定会走得更快,但这里是藏北高原,就这速度,早已让我精疲力竭了。可也没有停下休息的权利,我务必尽早完成求助的使命。

最大的危险便是在这种状况下悄然而至的。我起先看见前面出现几星幽蓝的绿光,可是我并没在意,我认为那不过是某些尸骸发出的磷火。但是理性很快跟我说,这种分析是不正确的:磷在如此严寒的温度下压根不可能发光,更不可能在冰面上移动。狼!一个可怕的名称在我脑海里划过,我浑身汗毛陡然间全部竖立起来。

我竭尽全力向河边跑去,上气不接下气地爬上一条独立堡坎,侥幸心理别让狼发现我的行踪。但是,没多久十多只饿狼不费力气地追到了堡坎下面,一言不发地用狰狞的目光打量着我这道“美味佳肴”。我明白那些狼都很饥饿,可是我没理由牺牲自己来果腹它们的肚子,我务必竭尽全力捍卫自个的生命安全。

听说狼最怕的是火,但这地区不可能找到柴火。我脱掉一件毛线衣,打算拿来充作燃料,尝试赶跑这群饥狼,可是十分不幸,因为缺氧,我的打火机早已失去了正常功能。一种不好的感觉袭上心中,我觉得额头一片精湿,冷汗不由得地冒了出来。

这道天然生成的独立堡坎面积大概十二平米,坡度较大,被厚实的冰雪覆盖着,像一名孤单而低沉的老头,狼们没有立刻向我发动攻击,只是静静地欣赏我在堡坎顶端失败地表演火烧毛线衣。这让我觉得十分惊讶并愈发害怕,因为我摸不透它们欣赏我的目光中到底掩藏着哪些诡计。

狼们毕竟没有过多的耐性来观看我的不伦不类表演,它们的兴趣焦点都会嘴上而不是在眼里。随之为主那只凶狠的饿狼一声尖声的长嗥,十几只狼立马散开,从不同方位朝堡坎顶端冲来。

我的心顿时提到了嗓门口,感觉到前所未有的紧张,可是这紧张瞬间又化为了满腔愤怒:妈的,我不能就此傻乎乎等死!尽管狼命比不上人命有价值,但我多干掉一头饿狼,自个死的概率就少一点。我拿出手枪,瞄准一头饿狼,迎面便是一枪,它立马瘫倒在地就不动弹了。

枪声显然威慑了群狼,它们逐渐退后,立马又循着血腥味走向那只死狼身旁,一同仰天哀鸣,颇有些相似人类的“向追悼会仪式”。随后,它们逐渐疯狂地撕咬死狼的尸体,数分钟后,死狼就只剩下一副骨架了。

这场景让我看得不寒而栗,我不敢想象假如自个成了群狼的爪下之物,将是多么凄惨。然而,第一枪顺利击中目标,又为我增加了一些战斗下去、生存的信心和决心。

群狼似乎并不太于伙伴那身瘦肉,或许吃过一点东西后愈加勾起了它们旺盛的胃口,它们马上又把目标转至到我的身上,直面新一波攻击,我开始感觉到新的紧张。如果每一枪都能准确地杀死一头饿狼,那我随带的子弹是充足的。可是在常规武器家族中,我不拿手的就是手枪射击,所以我很难镇静自若。我用袖子拂去额上的虚汗,专心致志地盯着悄然而至的群狼。“叭”的一声枪响之后,又一只狼被我解决。其余饿狼再度演示了吃掉同类遗体的不幸。借着它们错乱之际,我干脆地连开三枪,但这一次战况不太显著,对方一死一伤,以及一发子弹彻底浪费了。

十五分钟后,直面群狼的再次冲锋,我对准走在末尾那只受伤的狼,让它作了第四个牺牲品。其余饿狼果不出我所想,相继返回去,对死了的伙伴再一阵狂撕乱咬,择机给我空出了瞬间的歇息时间。

小小的获胜蒙蔽了我的思维,我一时忽略了狼的奸诈,这给我马上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当两只饿狼哀号着离群而去的一起,我还为群狼中出现了胆怯的“逃兵”而兀自欣喜,故此我把专注力全部聚集在正前方的恶狼身上,它们不停晃动着,并不着急向我发起新的攻击。我错误地以为这是因为我强大的武力打击对它们形成了极大的精神压力,我又立即向它们开了一枪,可是只听见一声瘆人的狼嗥,似乎这次只有一只狼受伤而没被我打死。

就在这匹受伤的狼嗥叫声仍在江面响起的一起,我突然感觉到背部受到沉重的扑击,随后,我无能无力地倒在地面。我马上意识到自个面对的危险:那只压在我身上的狼喘气声清晰可闻,我全新的毛皮大衣正被它锋利的牙齿一片片地撕开。

我大喊尖叫着,推挡想拧断它的脖子。一用劲,手上的枪响了,枪膛里的末尾一发子弹射出去,纯属偶然刚好穿进第二只扑上来的狼肚下,它一声没吭地从我身体半空飞出去,直挺挺摔落在堡坎下方的雪地上。我撑在地面,身子往上一拱,背部的狼便滚落下来。我再度倒在地面,只觉得左脸部一热,痛彻心扉的疼痛险些使我昏厥过去。

我认为自个没命了,脑子里瞬即闪过远在故乡家人的影子。绝望的心情和求生的想法一起作用在我身上,我两手死命托住狼的下颌,人和动物的哀号声二道在茫茫的冰雪中久久回荡。忽然,我想着了身上配带的匕首,故此我空出右手从腰间困难地将它拔了出来,用力插向狼的咽喉……

我从地面捡起手枪换好弹夹的一起,群狼仍在分享坠落在雪地上那只死狼的尸体。狼毕竟是狼,它们再奸诈,智商终究还是有限,假如它们不是着急贪图这点儿“蝇头小利”,而是先团结合作地扑上来解决我,那我又怎能侥幸死里逃生?

我轻摸着早已痛得发麻的脸颊,这上边冰冻着我和那只丧命匕首之下的恶狼的血水,想着6条狼命竟然无法换走我的生命,我的嘴角边不免泛起了些许开心的微笑。可是,脸部的疤痕破坏了我的英俊,这又使我仇恨倍生,我下决心重重地还击余下来的8只恶狼,即便它们不会对我发起攻击,我也要争取将它们一头不漏地杀死干净!

可是我的愿望最终是无法彻底实现。当又有3只狼在我枪下丧命的一起,余下的其余5只狼总算意识到它们虽然斗得过我,却肯定斗不过我手上的这把短枪。当然,或许以及其余一个缘故,就是它们早已吃饱喝足了同类的血肉,再也不觉得饥饿。总之,它们带着一串一直无法令人喜爱的长嗥,远遁了。

我瘫倒在寒冷的雪地上,好想哭上一场,可是从我嘴里发出的却窝囊的哭泣声,而是一阵狼一般的嗥叫。我觉得内心空落无物,却又莫名憋闷难受。

就在满面眼泪吃完两块压缩饼干后,我觉得体力获得了不错的恢复。我走下堡坎,再次回到了结冰的江面,顶着一身朦胧的夜光,重新向着聂荣县城的方向赶路。

我必须尽快完成求救的任务。虽然此时很多人已在新年钟声里入睡,但我却必须走出这段“无人区”,困难地一步步向前迈进。

马上就要天亮了,我摸着脸部的疤痕,好像见到前头聂荣县医院洁白的病房、烤着暖气的被窝、一碗热腾腾的挂面和大街上如潮的人流……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