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瓜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情感故事 > 正文

情感故事

暑假校园里的宿舍管理员老头

有故事的人2020-08-23情感故事101
住宿楼关了门。窗帘打开了,宿管老大爷的脸映在玻璃窗上,沒有颜色,面部看上去有点苍白。宿管老头儿垂着着眼皮,软弱无力的斥责着米粒。米粒不由得焦虑不安起来,把耳朵贴在墙面上,期望听见老鼠或是别的动物的声音

夏天的时候,有点躁热。

同宿舍的室友都要暑假期间回了家,唯有米粒孤苦伶仃的自个留下此地打工赚钱。

学院还不错,容许有需要的同学继续住在宿舍里。

在白天,米粒在附近的餐厅上班。

夜晚,就返回宿舍凑合一宿。

宿舍室内环境不太好,沒有空调,但是水电还是有的。

今儿,米粒上夜班到很晚。

回校已经是夜晚12点。

住宿楼关了门。

暑假校园里的宿舍管理员老头 短篇故事大全 校园故事大全 鬼故事大全 情感故事  第1张

“咚咚咚咚咚。”

米粒敲了敲宿管老大爷的窗户。

“老大爷,能帮忙开下门嘛,我上夜班回来晚了。”

兹啦一声。

窗帘打开了,宿管老大爷的脸映在玻璃窗上,沒有颜色,面部看上去有点苍白。

“额,咳咳咳,老大爷,能给我开下门嘛,我上夜班回来晚了。”米粒有点焦虑不安,歉意的说到。

脸,从玻璃窗上消失不见。

“以后别回来这么晚,夜路不干净。”宿管老大爷开打开门,神神叨叨的说着。

米粒感覺背部有点发凉,急忙跑上楼去。

平时里,米粒就感覺宿管老大爷有点不正常,但当时人比较多,也就沒有多的想法。

“不管了不管了,以后早点回来就是了。”

“吱啦~”

打开318房间的门,在床上歇了一会儿。

不晓得过了多长时间,

“呼~”

一阵冷风沿着窗户吹了进来。

“哎呀哎呀,我怎么睡着了。”

米粒朦朦胧胧的揉了揉眼睛,就着外面道路路灯的灯光站起来关紧窗户。

“吱~”

忽然,窗户的玻璃窗上,也映出一个模糊的脸部,米粒惊惶失措,这,竟然是宿管老大爷的那张沒有颜色的脸!

米粒吓得急忙后退,一下子撞在了墙面上。

打开灯。

再仔细得看去,啥都没有。

“说不定是太累了吧。”米粒喃喃自语着。

天气有点潮湿闷热,米粒快速的洗脸后,又冲了个冷水澡。

“咚咚咚咚咚”

还未冲完,就听见外面咚咚咚的敲门声。

敲门声仿佛都软弱无力的。

“谁,哪位?”

米粒关紧水洒,焦虑不安的问道,毕竟今儿的事儿确实有点可怕。

“咚咚咚咚咚。”

回应他的,唯有软弱无力的敲门声。

“吱啦。”

米粒穿上睡袍,把门打开了一个小缝,向外瞄了一下。

“没其他人?”

“吱啦~”

米粒又一点一点的把门缝打开了些。

忽然一阵白光照在了米粒脸上,晃得有点晃眼。

“12点了,还不把灯关掉入睡?”宿管老头儿垂着着眼皮,软弱无力的斥责着米粒。

“噢噢,好的。”米粒有点理亏,急忙答应道。

关了门,关了灯,米粒在床上准备入睡。

只听见墙的另一侧,有凳子磨擦地板的响声。

由于暑假的原因,这幢住宿楼里除了宿管和米粒,就唯有五楼还有好几个毕业实习的学长。

而3楼,除了米粒是没其他人的。

米粒不由得焦虑不安起来,把耳朵贴在墙面上,期望听见老鼠或是别的动物的声音。

“是你在偷听我吗?”一个声音极为苍老而乏力,但是极为清楚。

仿佛,就在耳边似的。

米粒趴在床上睁大眼睛,看向墙壁。

不知道啥时候,墙面上,出现了一个指头大的洞口。

米粒强撑着胆量,瞅了瞅去。

不大的洞口,正好可以看清。

宿管老头儿苍老而发白的脸庞。

老头儿阴沉一笑,一阵粘稠而又泛着腥味儿的鲜红色血液,从洞口一点一点的涌了出来,米粒想走,却走不掉,想动却动不了。

只感覺鲜红色的血液一点一点的进入自个的双眼,沿着面颊一点一点滑落下去。

不由得,一阵强烈的刺疼从双眼涌来。

“啊!”米粒急忙捂着双眼从床上坐了起来。

一阵冷风呼啸而至,让米粒一下子清醒过来。

打开灯,揉了揉有点刺疼的双眼,窗户一直没有关紧,原来只不过一场梦而已。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