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瓜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传奇故事 > 正文

传奇故事

超恐怖超短的鬼故事,噩梦

有故事的人2020-10-28传奇故事45
今晚阿杰又做噩梦了,与以往一样的1个噩梦。在梦中,他手上拿着刀,一下一下地刺向1个不太熟悉一个女人的心口,一直到眼下满是嫣红的鲜血为止。紧接着,噩梦的界面一转,他在山间里玩命地逃走,后边则是一大帮的警

今晚阿杰又做噩梦了,与以往一样的1个噩梦。

在梦中,他手上拿着刀,一下一下地刺向1个不太熟悉一个女人的心口,一直到眼下满是嫣红的鲜血为止。紧接着,噩梦的界面一转,他在山间里玩命地逃走,后边则是一大帮的警员与狼狗。

阿杰又一回全身上下出冷汗地吓醒。

擦干前额的出冷汗,刚才的噩梦真实得貌似在眼下,看一看床边的闹铃,六点十分罢了。天才快亮。阿杰暗骂了一句,挺好1个礼拜天,一个舒服的懒觉被可恶的噩梦给影响了。

想一想也真的是稀奇古怪,近期一直以来平白无故地做着这一个噩梦。吓人的是,噩梦就好像真实的一般,一直到从梦中惊醒,还可能会出现一种恍若隔世的感受。

超恐怖超短的鬼故事,噩梦 恐怖故事大全 民间鬼故事 鬼故事大全 短篇故事大全 传奇故事  第1张

阿杰在床上,越想越发内心发毛。“不成!”阿杰下了决心,借着今日不需要上课,去找一下之前同学说过的大师父打听一下,搞清这稀奇古怪的噩梦是怎么一回事儿。

千辛万苦熬来到9点,阿杰骑上摩托车,按照好朋友给的详细地址,向师父的所在位置行去。

噩梦“怪了,”阿杰口中开始嘀咕,“为何摩托车后边貌似托着1条铁链?”这样的状况也已连续了好几天了!

总算来到。

师父如同同学说的一般,是一个略微有点白发、身穿全身灰袍的和蔼可亲中年人。

阿杰看过一下四周,师父的道观如同普通民居一般,只不过在客厅里安置了几尊神像跟香炉。

“我知道你为何来找我。”师父浑厚的说话声把阿杰的眼光拉了回来了,“因为我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儿。”师父的目光从和蔼可亲转变成深遂,高深莫测,“但是你真实的要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儿吗?我只怕你没法接受。”

阿杰一阵阵迷茫,依然点了点头。

师父叹了一口气:“行吧,该面临的始终要面临。”

说时迟那时快,师父话都还讲完,从怀中拔出来一把刀,插进阿杰的心口。

阿杰的心口一阵阵剧烈疼痛,眼前发黑,连“为何”三字都还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丧失了意识。

“啊——”阿杰全身出冷汗,从床上跳跃了起来。

看一看四周围,阿杰察觉自己身在斗室,摸下心口,不仅并没有刀子刺出的窟窿,连一滴血渍也没有。“嘿嘿,还是梦,还是梦!”阿杰像个疯子一样大声喊叫哈哈大笑。

“但是,这是哪里?”阿杰只感觉脑壳空荡荡,刚才的这些假如统统都是梦,那现在是在……

阿杰看一看四周围,在这里跟一般的房间内并不大一样,最是奇怪的是门上还有个不大的铁窗。

再看下去,阿杰突然之间发觉,自个脚上竟然扣着一副铁铸的脚镣!

“糟透了!”阿杰现在才明白在梦中摩托车传出的铁链声和杀人梦是怎么一回事儿了。

“它是牢房。”阿杰两只手抱着头,瘫倒在地。

“张正杰,时候来到,该上路了。”门前,厚重的脚步声两三声地传回。

斗室的小门突然之间被打开了,进来了好多个彪形大汉……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