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前神话故事大全【三篇】

故事大全网 经典神话故事 2021-02-02 14:09:20 252 0

龙外孙的故事

从前,东海龙宫有条敲更鱼,生得相貌丑陋,黑不溜丢。他经年累月在龙宫里敲更报时。眼看龙子龙孙成双配对,生儿育女,他却是年过三十,光棍一条。一年到头,抱着个冷锣,在龙宫里敲呀敲呀……三更半夜,在深宫大院间走着走着……想起自己心酸的身世,不禁热泪盈眶,他一边敲更,一边唱起悲凉的五更调。他唱的是自己凄惨的心情,言词真实,曲调哀伤,催人泪下。有一天晚上,皎洁的月亮像龙女手上的玉镯悬挂高空,照得宫院里似同白昼。这时,悲凉的敲更声从远处传来,惊动了深居高楼的彩珠公主。彩珠公主虽有沉鱼落雁之貌,闭月羞花之容,但是其母已失宠于龙王,连累她也受到冷遇。眼看年龄已到婚配之期,还未受聘。平常,她叉寸步不离珠楼,从不与外界接触。寂寞、孤独、悲凉,一齐充塞着她的心胸。每当她听到那冷落的更声、凄凉的曲调,心里常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似乎敲更鱼叹咏的五更调,正是自己心头想要吐出来的苦水。久而久之,就有一种好奇心、同情心,想看看唱曲的究竟生得如何模样。刚巧,这一个月夜,彩珠公主在珠楼的阳台上赏月,同敲更鱼打了个照面。彩珠公主害羞的看了敲更鱼一眼,就躲进珠楼去了,敲更鱼却像抛了锚的船,老是傻乎乎地呆在那里。敲更鱼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难道一阵风把月亮里的嫦娥吹下海来了?还是天上的仙女到龙宫里采珠来了?他也偷看过一些美丽的龙女公主,却没有一个能与她比美。

他想,这龙女也许还会在珠楼上再次出现,就一直呆呆地抬着头,朝阳台望着。望呀望呀,一更过去了,龙女还是没有出来。难道真的是天上妇娥回到月宫里去了?眼看五更将近,他只得抱着更锣,快快地离开了珠楼,到大潮元帅府去报潮。

从此,敲更鱼像中了邪,天天晚上到珠楼下面来探望。地想,总有一天龙女会再次露面。三个月过去了,龙女还没有露面。这是什么缘故呢?敲更鱼神思昏昏,百思不解。还是弹涂鱼消息灵通,跑来告诉他,说是龙女赏月,被人知道了,报告龙王,龙颜大怒,呵责龙母,并将彩珠公主软禁起来。敲更鱼这才死了心。然而,他已相思成疾,瘦得像根灯芯草,不久就郁郁闷闷地死了。临终,他向好朋友弹涂鱼倾诉了心事。他说:“生不能再见公主一面,死了也得陪伴在她的身旁。”他要求弹涂鱼把它的??体偷偷埋葬在彩珠公主的珠楼下,弹涂鱼依照他的心愿做了。

说也怪,过了不久,葬敲更鱼的地方居然长出一棵大海树来。树干的颜色好像铁树,枝干挺拔犹如翠竹,这树一个劲儿往上长,不到半个月,枝头碰着了珠楼的窗口。一天晚上,海树突然开花了。树顶的那一朵特别大,花瓣似黑玉,香气袭人,十里外都闻得到。一阵阵沁人心脾的花香,把彩珠公主醉倒了!她再也按耐不住荡漾的春心,伸手在窗口采摘此花,用嘴细细的嚼着。花叶似仙霞般甜蜜。嚼着嚼着,不知不觉把整个花朵吃到肚里去了。

不久,彩珠公主怀孕了!肚子一天大似一天,这件事被龙宫听闻,一阵风似地传扬开来,传到了龙王爷的耳朵里。龙王爷是个暴君,当然不能容忍这种丑事。他气势汹汹地提着鱼肠剑来到珠楼,彩珠公主吓得嘴唇发白,抱着大肚子直发抖。龙王爷越看越气,举剑欲刺,这时,彩珠公主的肚皮里突然传出声音:“别杀!别杀!我自己出来!”

说着,从公主口里飞出一朵青云,青云里翻腾着一条似龙非龙、似鱼非鱼的小东西,这就是海泥鳅。海泥鳅皮肤黑似漆,全身光溜溜。一张嘴,喷出满嘴污泥,把个好端端的珠楼弄得一塌糊涂。龙王爷急忙命令各路兵将捉拿,可是海泥鳅光滑似油,谁也捉不住他。正当蟹将军举着双战前来敲打时,他却啪答一声跳进了龙王爷的耳朵里,从耳朵里又窜到了龙王爷的肚子里,在那龙王爷肚里乱咬乱扯起来,咬得龙王哇哇直叫。龙王乃是金枝玉叶,怎经得起这番折腾。没奈何,只得向他讨饶:

我的外孙儿呀!你别在我肚里斗了,请你快快出来,本王封你当油袍将军,管辖东海鱼草的鱼皇帝!”

海泥鳅这才从龙王鼻孔里钻出来。从此以后,在东海里不论是穿鳞袍的有鳞鱼,还是穿油袍的无鳞鱼,都要让他三分。哪怕是最凶恶的大鱼,见到他也要急忙回避,不敢扰乱,都怕他钻到自己的肚子里去作怪。大概就是这个缘故,东海渔民都喜欢在自己的船屁股上画一条海泥鳅,以求大吉大利,出海平安。

桃花女龙

东海有个桃花岛,桃花岛上有龙洞。

龙洞深通东海洋,桃花女龙住洞中。

千呼万唤难出来,但见年年桃花红。

"女龙”本是渔家女,桃脸杏腮真俏丽,心灵手巧人勤劳,挑水织网又纺线。她白天纺的线,织网网不破:她夜里织的网,捕鱼鱼最多:她旱天挑的水,担担荡清波。

渔女从来不打扮,自幼爱梳两条“冲天辫”。有一天,嫂嫂笑话她:

“小姑今年十四岁,再扎小辫子太难看。来,我给你梳一遍。”

可是梳来梳丢梳不直,没办法,只得照旧扎了两条“冲天辫”。

渔女有个怪脾气,一年四季不洗澡。有一次,阿娘笑骂她:

“这么大的姑娘了,也不洗洗澡!人家不来笑话你,总怪我做娘的欠管教。”

渔女咯咯笑,扑在娘的怀里撒了一阵子娇,转身又跑掉。

原来她并非亲生女,是阿爹海边拾来的。

那一天,风大浪高海咆哮,电闪雷鸣暴雨浇潮水涌来一婴儿,搁在海边直哭叫,刚巧阿爹海边过,赶忙把她抱回家,鱼汤当奶汁??养她长大。阿娘教她织渔网,阿爹为她雕贝花,阿哥逗她海边玩,爬在地上当骏马。

渔女乖,渔女美,渔女长到十八岁。十八姑娘篱外竹,媒人挤破屋。东村来作媒,十担彩礼排成队;西村来说亲,十份聘金抬进门。这个说,少爷天天用功把书读,定做高官好享福;那个讲,东家年年打船造楼房,长穿绸缎喝参汤。

爹娘笑谜谜,悄悄问渔女:

“谁是如意郎,孩子你快讲!”

渔女舒双眉,脸似桃花微微醉:

“不愿享福不贪财,捕鱼阿祥我最爱!”

爹皱眉,娘獗嘴,哥嫂含笑羞妹妹。

阿爹说:“阿祥家里穷,出门做渔工。”

渔女说:“渔工识潮水,女儿愿婚配。”

阿娘说:“阿祥常断餐,你去要饿饭。”

渔女说:“饿饭不要紧,鱼汤赛人参。”

爹娘说:“父母为你好,女儿嫁西村!”

渔女说:“西村我不嫁,死也跟阿祥!”

爹娘没办法,婉言退聘金。渔霸财主不死心,又挽媒人强说亲,出言恶狠狠:

“不做亲家做冤家,日后做人要小心!”

爹娘胆量小,含泪收聘金:渔女更伤心,只只网眼泪淋淋……

渔女阿祥青梅竹马一起长。海边拾彩贝,礁丛捉迷藏;夜晚同赏月,清晨共歌唱。阿祥衣棠破,渔女线儿长;渔女想尝鲜,阿祥把网张:阿祥断了餐,渔女悄悄送米粮。

渔女心烦闷,阿祥喁喁情弦响。阿祥爱渔女,星星伴月亮,渔女爱阿祥,情深如海洋。

年初,阿祥给西村渔霸捕鱼去,渔女送他出村庄。

情切切,意绵绵,山盟海誓诉衷肠。

渔女说:“哥是船桅我是帆,大风大浪不分散。”

阿祥说:“妹是大海我是船,天涯海角心相连。”

渔女送阿祥,不嫌路途长,送过望海桥,走出晒鱼场,绕过听潮石,来到盼郎墙。

眼看两人要分手,渔女她羞羞答答把话讲:

“等到年底回家来,渔女给你做新娘……”

船漏偏遇顶头浪,渔霸就要强娶亲,怎不叫渔女哭断肠!

出嫁前一天,渔女更把阿祥想:阿祥啊!你出门捕鱼在东海洋,可知我明天就要做新娘?我不受绸缎爱粗布,不受参汤爱鱼汤;不受渔乡豪富家,受你捕鱼穷阿祥!我不受东海龙宫珍珠宝,不受琼浆玉液金银妆,只愿与你夫妻恩爱日月长!阿祥哥,世上不能和你长相伴,我变龙也要寻你到东海洋!

渔女越想越悲伤,一不洗梳,二不打扮,含泪饮泣织渔网。嫂嫂催了一趟又一趟,要她先洗澡,后试新衣裳。渔女泪汪汪,抽抽噎噎开了腔:

“不用急,不用忙,给我先挑清水十八缸;十八缸盛满水,我去洗澡换新装!”

嫂嫂嘻嘻笑:

“挑就挑:只要你爽爽快快去洗澡,乐乐意意上花轿!”

嫂嫂去挑水,挑了一担又一担,满了一缸又一缸。十八只水缸都挑满,月亮明晃晃。

嫂嫂坐在屋外乘风凉,听到桶里扑通扑通水声响,心里暗思量:这个小姑脾气怪,要嘛十八年来不洗澡,一洗就要清水十八缸!

嫂嫂坐到三更天,桶里的水声更加响;嫂嫂等到四更天,那水声越来越响亮。

嫂嫂又惊又奇叉心焦,悄悄找个门缝往里瞧。这一瞧吓得嫂嫂魂飞掉,跑回屋里哭叫:“不好了,不好了,小姑会被蛇吞掉!”

爹娘一听,跌跌撞撞往前奔;阿哥一听,拿来一条檀木棍。凑近门缝往里看,啊!只见里面那东西,条长长,亮晶晶,头长玲珑角,身披白玉鳞,口喷水珠万点银,尾溅莲花浮彩云,在十八只水缸之间乱翻腾!

阿娘放声哭:“女儿呀女儿,可怜你就要做新娘!”

阿爹上前讲:“有角有鳞像条龙,莫非女儿是龙女变的大姑娘?”

天大亮,出太阳,亲戚朋友闹嚷嚷。花轿缓缓来,鼓乐阵阵响,急煞阿爹哭煞娘。

惊动了渔女变的龙,忽喇喇,撞破窗门掀倒墙,一头扑进屋前河里去……

河水清,河水长,此河通到东海洋。渔女变龙离家去,要到东海洋寻阿祥。

东海深,东海广,东海处处多风浪。女龙呀!哪里找情郎?

游到东海东,浪涛更汹涌:寻到东海西,渔船已南去:赶到东海南不见阿祥面;找到东海北,只见海鸥飞。

从东到西找,从南到北寻,搅得东海龙宫不安宁。东海龙王气汹汹叫来了巡海夜叉困查问。

巡海夜叉不敢瞒实情,详详细细说分明:

“一条小龙游东海,满腔怨恨激起浪千层。她正是龙公主的私生女你龙王爷的小龙孙!十八年前被你丢出龙宫外,人间养她十八春;如今变龙回东海,天涯海角寻情人。”

龙王一听吃了惊,又怕又是恨。怕只怕,家丑外扬太难听;恨只恨,龙女不肯离俗尘。龙王气得胡子笔直翘,给巡海夜叉下了一道令:捉拿龙女到龙宫,先剥鳞,再抽筋,然后打入海底十八层!

龙公主听到此风声,又羞恨,又心疼,难断母女情,她不忍龙女受苦刑,暗派使女去报讯,催促龙女快逃生。

东海水悠悠,龙女含泪游。东海水茫茫,龙女好凄凉。能和阿祥见一面,受尽苦刑也甘心;不见阿祥面,就是死了,魂魄也要满海寻!

寻呀寻,晨迎太阳夜伴星;游呀游,游得浑身筋骨疼。那天寻到桃花洋,总算找着了阿祥。她悄悄跳上那只船,变成渔女旧模样。

阿祥一见渔女面,多少思念流出口:

“我拉篷想着你,力气添了九百九;我拔网想着你,号子了亮唱不休。另盼年底快点到,回家办喜酒,今天船上见到你,但愿从此不分手,我捕鱼,你织网,恩恩爱受到白头!”

不分手,要分手,渔女心里如煎油,摸摸阿祥脸,拉拉阿祥手,断肠话儿难出口!阿祥着了慌,连忙问短长:

“你什么时候离家乡?怎会躲在船舱里?家中出了什么事?你流眼泪为哪桩?”

阿祥一声间,渔女泪往肚里吞:

“阿祥哥,莫多间,再在这里撒一网,赶快回家门。”

阿祥求老大,老大胖喉咙:

“女子坐在渔船中,怪不得今天捕鱼网网空!还捕什么鱼,倒不如回家打瞌睡!”

渔女哭带笑,开口求帮忙:

“阿祥是个苦命郎,求你老大捕一网,不管鲜鱼多与少,算我渔女送阿祥。”

老大无办法,只得放渔网。

号子一阵响,拉上网一张,但见网袋底里一捧鱼,只有米粒那么大,顶多能烧一碗汤。老大气得双脚跳:

“大姑娘,勿要抬城隍!趁早回家去,我叫阿祥陪一趟。”

渔女掏出这捧鱼,轻轻撒进舱里厢。霎时间小鱼变大鱼,三个船舱满得山一样。从此后,米鱼的来历到处傅,桃花洋也改叫米鱼洋。

老大看得发了呆:

“阿祥哎!:莫非它是东海龙女上船来?”

老大话音落,海上起风浪。白花花的海水哗哗响,龙王派来兵和将。

渔女泪涟涟,拉着阿祥细细看,句句话儿泪水沾:

“我本是龙公主的私生女,被龙王丢弃在浪涛间。风吹浪颠整三天,潮水冲我到海边。阿爹抱我回家去,阿娘养我十八年。有心同你结鸳鸯,甘愿共尝苦和甜。谁料到,渔霸财主强婚配,大红花轿到门前。我只得变龙寻到东海洋,为的是最后和你会一面。人说道,龙入大海多喜欢;有谁知,我抛却情爱苦难言。龙王要把我关到海底去,我死也不愿离人间!对面就是桃花岛,我去那里把身安;盼你捕鱼常到米鱼洋,好让我在龙洞口边将你看……”

渔女边说边流泪,潮水也涨了三寸三,她长叹一声下海去,带走多少情和怨!但只见,米鱼洋外浪花溅,桃花岛上雾弥漫……

桃花岛上桃花美,米鱼洋里米鱼肥。阿祥捕鱼不离米鱼洋,心酸的渔歌逐浪飞。歌声瓢进龙洞里,龙女听了暗流泪。龙王心狠派来了虾兵蟹将守洞口,不许他们再相会!

阿祥声声唤,千呼万唤带血泪。血染桃花瓣瓣红,泪浇浪花朵朵翠。龙女呀!阿祥等你出洞来,万里东海长伴随!  

智斩独角龙

在定海城东有个上张家村,村后有一座百米高的狮子山,山南有个天然古洞,当地群众统称其“独角龙洞”。传说,从前在这洞裹住着一条独角龙,十分凶恶残暴,还经常变成美男子,半夜三更闯进民宅作怪。

这独角龙原来是东海龙王的小儿子,长得很丑,却又特别喜欢寻花问柳,水族中一些长得漂亮的鱼姑、虾姑,见了他都怕得要死。后来,他觉得水族中已找不到中意的姑娘了,就来到上张家村这个地方,变成一个白面书生,到处戏弄姑娘。

有一天,他路过狮子山,着到山脚下有个包子店,便进店歇歇脚,买几笼包子填填肚。这包子店是个姓李的寡妇开的。李寡妇年纪三十多,上无公婆,下无子女,独个人靠卖包子过光阴。独角龙见她长得十分标致,就每天来店里买包子吃,一面吃包子,一面和李寡妇搭话。

这样天长日久,李寡妇就被勾引上了,成了独角龙的姘头。独角龙也不愿意回龙宫去了,就在狮子山南边找了个山洞,白天进洞睡大觉,夜里溜进村来与李寡妇??混。后来,李寡妇慢慢年老色衰了,独角龙开始冷落她,就到村里丢另找新欢。有一次,一个名叫赵娇娇的姑娘路过上张家村。这姑娘学得一身好武艺,跑在江湖上,走南闯北,专行侠义之事。她走了一天的路,人累了,肚子也饿了,就进店来买包子充饥。正巧碰上独角龙也在店里。独角龙见娇娇年轻又漂亮,口涎拖得三尺长。他摇身一变,变成店小二模样,替李寡妇送出一笼火热的包子来,暗中已把一包蒙汗药撒进包子里。娇娇肚子饿得咕咕叫,只顾抓来就吃,一些些工夫,一笼包子吃得精光,可是人也迷迷糊糊睡着了。独角龙好不欢喜,抱起娇娇就走。回到山洞里,独角龙现出本相,眉开眼笑地对着娇娇吹了一口凉风,喊着:“姑娘醒醒,姑娘醒醒!”

娇娇打个呵欠,睁开双目一着,四周黑不隆咚,当面站着一个黑怪物,知道自己吃了亏,厉声问道:“你是什么东西?胆敢作弄姑娘!”

独角龙见姑娘醒来,嬉皮笑脸地上前说道:

“姑娘别怕,我是东海龙王的七太子,你我今生有缘。姑娘进我洞府,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娇娇毕竟是个闯过江湖、见过世面的女侠,听了这怪物的话,心里虽害怕,表面却十分镇静。她想,既然身陷魔掌,想一下子脱身不可能。虽然自己学得一身武艺,且有祖傅金镖带在身上。可是,这怪物满身铁鳞铁甲,金镖也难破它的皮肉。眼下只有慢慢寻找机会,制服恶龙。于是对独角龙说道:

“龙爷呀龙爷,你是龙仙,我是凡人,怎么能配婚?要是让老龙王知道了,说你违犯龙宫规矩,岂不害你受罪吗?”

独角龙一听,气呼呼地说:

天上的七仙女也不怕违犯天规,敢与凡间董永婚配,我龙七太子就不能娶个凡间女子做老婆吗?”

娇娇又说:

“龙爷呀龙爷,可惜你全身上下穿着铁鳞铁甲,没一点肉皮见着,想成婚也难呀!”

独角龙一听姑娘心动了,高兴得手舞足蹈说:

“这有何难?只要我把喉咙底下三片龙鳞揭下来,就可变成凡夫肉身的美男子。刚才我在包子店里给你送包子,你不是见过了吗?”

“噢,刚才那送包子的店小二就是你龙爷变的?倒是蛮英俊的。”

娇娇按着又嗲声嗲气地说:

“龙爷呀!你真有那么大本领吗?我还是不大相信:古人老话讲,口说无凭,眼见是实。你有真本事,再变给我看看!”

“你还不相信?那我就当场变给你看!”

独角龙边说边举起爪来,揭去喉咙底下的那三片龙鳞。娇娇见独角龙对自己毫无戒心,当他伸长头颈揭去龙鳞的时候,娇娇迅即飞出一支金镖,不偏不倚,正刺中独角龙的七寸咽喉。独角龙一声长啸,两颗龙眼乌珠像猪尿泡那样凸了出来,龙尾巴在石洞里眶当、眶当一阵乱甩,便一命呜呼了。

娇娇杀死了独角龙,为民除了害,人们都很感激她,“娇娇智斩独角龙”的故事,一直在当地民间流传下来。

故事大全网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252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