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瓜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传奇故事 > 正文

传奇故事

英国崛起的故事海盗女王伊利莎白一世

有故事的人2020-10-31传奇故事35
伊丽莎白一世的上任,其姊玛丽一世在位期内,与西班牙“和亲”不讲,外交亦仰其鼻息。直到发觉伊丽莎白一世毫无此意,西班牙又挑唆英国天主教徒和持各种政见者,暗杀她、制造暴乱乃至废除她,她还得佯作不晓,不敢说

1580年9月26日,用时近三年、经历死里逃生实现有生第3次远洋探险、初次环球航行,半路上对西班牙船只肆意抢掠之能事的德克雷,率领船只甫回至伦敦普利茅斯港口,便急不可待地向划艇与你相遇的渔民打探:“那女人可是安好?”

此刻的德克雷尚形单影只,他说的女人,显非妻子,是哪位女士让他如此牵挂呢?

伊丽莎白一世,他的老板。

每一个顺利的大海盗后面,都有一个让其招架不住的老板。如奥斯曼土耳其的苏莱曼一世之于“巴巴罗萨(红胡子)兄弟”中的阿雷·丁。心高气傲的阿雷·丁,为何所有场合下提及苏莱曼一世都会敬奉三分?他自知,没苏莱曼一世,自身就丧失了随意变换官盗身份的空间,也没了洗白钱财的门路,更罔谈什么青史留名了。

伊丽莎白一世对德克雷的意义,有过之而无不及。女王不仅给了他营运私掠船的权限,也是此次探险远航的关键股东。更关键的是,出发前,女王对他的此次出航另有一种充满政治含意的叮嘱。1576年,当德克雷尚在准备此次出航时,伊丽莎白一世便咬紧牙根儿判定,“报西班牙人数次污辱我之仇的时机已到”。这位登基时就发誓自身“只下嫁英国”的四十岁处女,期望德克雷能够借助征服大海的顺利,建立英国在海洋“并吞西班牙”的典范,进而打动更多的人投入到海洋探险事业。

女王殷切期望的后面,是英国在西班牙跟前的难堪。那时候,做为当之无愧的世界最強大国的西班牙,国势正蒸蒸日上,欧洲有实力与之争霸者,只有法国。而军力仅为西班牙的1/7左右的英国,则仍在“成长的路上”,但是与荷兰、瑞典竟争力相当,同是副翼欧洲的末流小国,大多前提下,没发言权,只有选择在西班牙和法国之间站位。

而西班牙,因优于法国,又往往是英国选边站的首选或不可之选。伊丽莎白一世的上任,其姊玛丽一世在位期内,与西班牙“和亲”不讲,外交亦仰其鼻息。俟伊丽莎白一世继承大统,首先玛丽一世尸骨未寒之时,即受西班牙威逼,要不下嫁西班牙国王姊夫菲利普二世,要不嫁给他指定的西班牙国戚。直到发觉伊丽莎白一世毫无此意,西班牙又挑唆英国天主教徒和持各种政见者,暗杀她、制造暴乱乃至废除她,她还得佯作不晓,不敢说话。

国恨、家仇、本人恩怨交叠。伊丽莎白一世向德克雷所说的“数次污辱”,指的就是那些伤心往事。这从另一个方面表明,那时候英国内外部环境的错综复杂。

奇诡世态,三年的时间,英国“变天”的几率着实不小。而不管伊丽莎白一世对西班牙表明顺从,也是英国的国王换了西班牙的属意者,对德克雷全是个噩耗。且不说劫自西班牙人的钱财合法性荡然无存,他本人的脑袋可否继续挂在脖子上也得打个很大的疑问;对于女王三年前交心夜谈所暗许的锦绣前程,当然更会变为“一帘幽梦”。

一方面,仍与原先的判断相同。在正规军无法与西班牙平起平坐的前提下,实行“海盗策略”,能够借助非正式的、游击战的形式,规避两国正式战争,在海外战场减弱西班牙,让其吃尽苦头,“有口难辩,心里苦无法言”。

之后的许多事儿,不经意地给予了证实。

伦敦盛况空前,家家户户倾家而出,为德克雷和他的团队的还归,自发形成了一次气势喧哗的欢迎礼。大家像审视稀有动物一样把他们围个密不透风,追问着、讨论着那些够爷们的男人在海洋经历的危险和绝望,斩获的钱财和声望。

高潮远未到来。德克雷返回伦敦6个月后,1581年4月的某日,“那位女人”彻底不理顾命大臣的抵制,毫不犹豫,比电影《伊丽莎白·黄金时代》中西班牙人气急败坏的点评—“海盗的船都开到你床上了”—取得进步,以“国家的礼仪”表达对德克雷的首肯,登上“魔鬼海盗”的战舰,亲自为此封爵,听他讲狂风暴雨中的阅历,看他展现带着远处海腥味的物品。之后,德克雷顺利当选英国下议院议员。再后,德克雷被任职为海军中将,这应该是她对德克雷出发前两人之间谈话的最好回应了。

之后的两三百年间,近乎所有的热血男儿,都希望像德克雷那般,经由英雄主义的本人探险,一举成名、出人头地。正如英国史学家屈味勒林所概括,海洋的征途兼牟利,打动英国人蜂拥而至。“大海外未上图的世界”,“各有各的珍物奇迹”,恭候“归来讲述盛事,不成则永远不回”的海洋冒险家“前去问津”。

英国和伊丽莎白一世也快速遂愿获得收益。

西班牙打劫的钱财、殖民地不断被英国收入囊中不算,自以海盗船为主的英国海军在1588年的英西大海战为始,西班牙一日不及一日。英国总算拥有与西班牙扯破脸的魄力,“攘外安内”同时进行。于外,把斗牛之国慢慢地从“圣坛”上赶下来的历程,就是其展现国际魅力,传达重构欧洲和世界观念的历程;于内,处决同西班牙存有权益牵涉,幻想取伊丽莎白一世之位而代之的苏格兰女王玛丽·斯图亚特,则昭示着,从此以后,英国只是英国人的英国,外来势力干涉内政的往事,已经彻底翻篇。

伊丽莎白一世,也为此累积了彪炳英国史册的最丰厚资产。

她留下了很多佳话。内心是个少女,妆束常常领伦敦上流社会之先,年过四旬仍有法国小贵族对其迷恋不已;对内侍长相的标准近乎严苛,一个男神级的大叔,仅因缺颗牙齿,拿到手的宫庭工作就被她一句话否了。心里却装着一个“大男人”,重用曾经迫害过自身的能臣,与骄狂的西班牙果断磋商,做好用婚姻牵制廷斗和欧洲政争,给自己控制局势、英国累积实力取得时间和空间……每一件都挑战着她抗压的极限。她为什么位列英国历史上最棒的君王之一,为斗败西班牙、把英国送入大国通道打开序篇并打下策略基础,显然才是关键原因。

但是,虽“海盗兴起”是无奈之举,显然,终究不太光彩。伊丽莎白一世,给自己的国家,献出小我的幸福和名誉,于英国为“大公无私”,于世界却不啻于不加掩饰的自私乃至下作。奴隶贸易、鸦片贩卖、公然抢劫的合法认可,她都首开英国君主的先河。欧洲人称其“海盗女王”,虽然有从政治上贬斥她的需要,但而非毫无道理。倘若,近代意义的欧洲外交政策的丛林诠释,从西班牙开始,那么,近代意义的世界政治的丛林诠释,是在伊丽莎白一世治下的英国开始的。

显然,伊丽莎白一世生活上开放、婚姻上腼腆,内部整治宽宏、外交政策强硬,外表幽默风趣、内心孤独理性的“双面”特征,直接决定了“海盗兴起”的国家道路选择。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