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龙宫三公主的神话故事

故事大全网 经典神话故事 2021-04-21 10:26:52 103 0

燕窝岛有个小仔,家里很穷,十五六岁就到老板船上去当伙浆仔(渔船上烧饭、做杂工的男孩子)。伙浆仔敦厚老实,手脚勤快,还吹得一手好渔笛。  

一天早晨,渔船扬帆出海,撒网捕鱼。可是拉上来一看,网袋空空的。他们换一个洋地又一个洋地(渔民出海捕鱼的渔场),撒了一网又一网,千万不肯空船拢洋。  

老大看伙计们一个个愁眉苦脸,便对伙浆仔说:  “伙浆仔呀!吹曲笛子吧上让大家消消愁,解解闷!”  

伙浆仔坐在船头上,吹响了渔笛。婉转动听的笛声在海面荡漾。一个曲子吹完,船老大才叫大伙去垃渔网。可是,渔网一节一节拉土来,全是空的。大伙心里冰凉,拉起最后一节网袋,猛地往船板上一掼。忽然,网袋里冲出一道金光,把渔船照得通亮通亮。大伙吓呆了!仔细一看,原来捕到了一条金灿灿的鱼。这条鱼浑身金鳞闪亮,背脊上有一条鲜红鲜红的花纹,头顶红形形,嘴唇黄澄澄。唇边还长着两条又细又长的胡须。  

这是什么鱼?只有船老大一个人知道。他告诉大伙,这是一条非常稀罕名贵的黄神鱼,吃了这种鱼能补身强筋骨。有黄神鱼的地方,一定有鱼群。船老大望着黄神鱼,笑嘻嘻地说:  “伙浆仔,你去剖鱼烧鱼羹请大家尝尝鲜补补神,捕个大网头,一网鱼装三舱!”伙计们听了满心欢喜,有的摇桧,有的撒网,只有伙浆仔看着黄神鱼发愣:这样好的鱼杀掉烧鱼羹,多可惜啊!他心里舍不得,手里却拿起刀,在磨石上擦擦地磨了两下,吓得黄神鱼乱蹦乱跳。  伙浆仔张开双手丢捉鱼。你往东,它跳西,你往西,它跳东,怎么抓也抓不住,伙浆仔累得直喘气。突然,他听到一阵女孩子的哭泣声,感到奇怪,船上哪来的姑娘?他惊疑地四下一望,只见黄神鱼躺在舱板上,嘴巴一张一闭,双眼噗噗流泪。伙浆仔看呆了,自言自语地说:  “黄神鱼呀,老大要杀你,我可心不忍啊!”  

黄神鱼忽地跳到他的脚边,苦苦衷求:  “放我回去吧!放我回去吧!”  

伙浆仔越发惊奇,蹲下身子问道:  “莫非你通灵性?”  

黄神鱼点点头,眼泪簌簌流下来。  伙浆仔心肠软,用手揩揩黄神鱼的脸。这一揩,黄神鱼哭得更伤心,眼泪像一串珍珠断了线。伙浆仔鼻子一酸,同情地说:  “别哭!别哭!我放你,放你归大海!”  伙浆田手捧黄神鱼,走到船舷边,黄神鱼尾巴一翘,头一抬,扑通一声跃进了大海。海面上咕噜噜一阵响,泛起一朵朵银白色的浪花,浪花中间冒出一个姑娘,娇滴滴,水灵灵,长得又年轻又美丽,一双大眼睛直盯着伙浆仔,噗哧一笑:“伙浆仔,你怎么哭了?”  

伙浆仔窘得满脸通红,急忙用刚才替黄神鱼揩过眼泪的手,揉了揉眼睛,定睛再看,姑娘不见了。  原来,这姑娘是东海龙王的三公主。她在龙宫里玩腻了,化作黄神鱼,悄悄地溜出龙宫,混在鱼群里到处游荡。突然,一阵笛声自远而近,她侧耳细听,哟!多么婉转,多么动听!她循声找寻吹笛人,寻呀寻呀,一个不小心,撞进了渔网里。  这时,伙浆仔呆呆地望着浪花出神,以为自己看花了眼睛,又用手揉了揉。  突然,眼前一亮,海底下的海藻泥沙、龟瞥蟹虾,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他正感到奇怪,只见一群黄鱼迎面游来,就高兴地大声喊道:  “黄鱼!一群大黄鱼!老大,快下网呀!”  老大不相信,摇摇头,没理他。  .眼看黄鱼群从船底游过去了,伙浆仔婉惜地说:  “可惜,真可惜!”  话声刚落,又看见一群黄鱼朝渔船游来,他大喊起来:  “老大,快下网,是大黄鱼呀!”  老大半信半疑催大伙撤下渔网。不到一袋烟功夫,伙浆仔拍着双手笑得合不拢口:“进网了,快拉网呀!”  渔网往上拉,哗啦一阵响,网袋浮上海面,金灿灿,亮闪闪,满满一网大黄鱼。撩呀掏呀,一夜掏到大天亮,足足装了一满船。从此,岛上的渔民都传开了,说伙浆仔的眼睛能看到海底的鱼群。大伙都欢喜跟伙浆仔出海,他说哪里有鱼,渔民就往哪里撒网,网网不落空,次次满载而归。  燕窝岛上的渔民日子越过越兴旺,人人感激伙浆仔。这可吓坏了东海龙王,急忙找来龟丞相商讨对策。  龟相摇着头说:  “这事难办!伙浆田救了三公主,三公主赠他一对神眼珠。”  他把三公主如何听到笛声,如何落网遇救的经过说了一遍。  龙王听罢,沈吟片刻说:  “每天奉送几担海产以报答救命之恩未尝不可,但怎可赠送神眼珠!不行,神眼珠要收回!”  龟相为难地说:  “收回神眼珠,伙浆仔双目要失明,恐怕三公主不答应!”  龙王不耐烦地说:“那该怎么办?”  龟相凑近龙王,如此这般地咬耳细语一阵,龙王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说:  “事到如今,也只得如此了!”  一天,风和日丽,海天蔚蓝。伙浆仔带着岛上的渔船扬帆出海。他日吹渔笛,眼望海底。船刚到洋地,迎面就游来了鱼群。伙浆仔手持渔笛,指点撒网,谁知鱼群哗地一调头,顺潮而去。伙浆仔把橹摇得像阵风猛追不放。追呀追呀,一直追到外洋。突然,天上升起团团乌云,海上刮起阵阵猛风。风呼呼,浪哗哗,一个巨浪卷走了伙浆仔。大伙焦急地呼喊着:  “伙浆仔!伙浆仔!”  伙浆仔随浪飘荡,只觉得天昏昏,海茫茫,不知飘荡了多少辰光,不知飘到了什么地方:他定睛一看,眼前有一幢富丽堂皇的宫殿,龟相站在宫门前迎接:“浪花跳,贵客到,快进宫里歇一歇!”  接着,宫门里闪出一群宫女,簇拥着伙浆仔进了宫殿。宫殿里早就摆下了一桌酒筵,龟相请伙浆仔入席,端起酒杯,满脸堆笑地说:  “恭喜!恭喜!”  伙浆仔稳了稳神说:“遇难落海,还道啥个喜?”  龟相说:“龙王招驸马,这不是天大的喜事吗?”  伙浆仔轻蔑地说:“我是个穷渔郎,龙王招婿与我何关?”  龟相呵呵笑道:“通灵性的黄神鱼就是美丽的三公主。患难相救,终身相配!”  伙浆仔一听,又喜又惊。但转而一想,门不当,户不对,公主怎能配渔郎?  他淡淡一笑说:“公主金枝玉叶,到人间吃不起苦工”说罢就要离席而去。  龟相忙伸手一栏:“既然来了,何必再走?”  伙浆仔不依,一定要走。龟相急了,把脸一沈,喝道:  “龙王有旨,不愿留住龙宫,只好收回神眼珠!来呀!”  随着喊声,一队墨鱼围了土来,猛地喷出墨汁。  伙浆田只觉得双眼一阵剧痛,昏死在地。  过了很久很久,伙浆仔才缓过气来。他慢慢睁开眼睛,只觉得一片漆黑,摸摸地上,全是沙子。伙浆田虽然回到了家乡,却双目失明了,再也不能出海捕鱼了。他心里充满着忧伤和愤恨,常常独自一人无聊地坐在海边,吹着心爱的渔笛。  夜深人静,三公主被一阵笛声惊醒。她侧耳静听,不觉双眉紧锁,心里不安起来:以往的笛声是那么悠扬愉快,今天却如此忧伤凄侧!她匆匆离开龙宫,循着笛声来到海边。猛见伙浆田双目失明,顿时明白了父王许婚的用心。  她又恨又愧,扶起伙浆仔,一字一顿地说:“走,我们回家去!”  

伙浆仔只是呆呆地站着,脸上毫无表情,好像什么也没听见。三公主急了:  “既已许婚,你我就是夫妻!你不带我回家,叫我到哪里去?”  

伙浆仔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我两眼摸黑,怎好连累你?快回龙宫去吧!”  “不!我绝不回龙宫,宁可守你一辈子!”  

伙浆仔心里万分感激,嘴里还是一个劲地催她快走。  三公主低头沈思良久说:“好吧!一定要我走,那就让我再看看你的眼睛!”  

伙浆仔听她答应了,便顺从地躺在沙滩上。三公主张开嘴巴,射出一道异光,噗的一声,一颗龙珠落在伙浆田的眼睛上。龙珠滴溜溜地打转,伙浆仔眼珠里的毒汁一滴一滴的往外淌,眼珠闪烁出一道亮光,越来越明亮,毒汁黏在龙珠上,异光灿烂的龙珠越来越暗淡!最后变成了一颗小黑球。  三公主失去龙珠,浑身发软,扑通一声跌坐在沙滩上。  伙浆仔双目复明了,睁眼看见三公主瘫坐在沙滩上,花容憔悴,喘息不停,一时慌了手脚,忙问:“你怎么了?你怎么了?”  

三公主两眼含泪,忧郁地说:  “龙珠失明,我只好重返龙宫养身。你我要想再见,难呀!”  伙浆仔难过得说不出话来,他一把扶住三公主说:  “为了救我,如竟献出宝珠,这可如何是好!”  三公主脸色惨白,微微一笑说:  “你双目复明,我也放心了!待我返回龙宫,恳求父王每日奉献海产万担!”  说罢,渐渐地现出龙形,哗一声,向大海深处游去。  据说,东海龙王拗不过女儿的请求,终于答应每日奉献海产万担,算是报答伙浆仔的救命之恩!  

北宿成龙  

传说很久以前,舟山金塘岛上有个孤儿,名叫北宿。虽说性情孤僻,不喜言语,却勤劳能干,待人忠厚老实,四邻乡亲没一个不称赞的。  有一年,北宿在傍海的荒坡上栽了十八棵杨梅树,又在附近挖了一眼淡水潭,每天早晚两次担水浇灌。不到三年工夫,这些杨梅树都长得枝繁叶茂,煞是惹人喜爱。夏至杨梅满树红,北宿像得了十八颗珍珠似的,高兴极了!他在杨梅林中搭了一张高铺,日夜精心看护着。  一天,附近的洋面上腾起了一阵狂风,霎时间天昏地暗,狂涛怒卷,大有翻江倒海之势。北宿不免暗暗吃惊,赶紧摘起熟透的杨梅来。摘呀摘呀,摘了一箩又一箩,却不见风暴袭上岸来。正在纳闷,不知从哪儿慌慌张张地跑过来一位年轻漂亮的姑娘。只见她口喘粗气,脸淌汗珠,一边跑一边不断回头张望,跑到杨梅树下刚想止步,不料被青苔滑了个趔趄。北宿一看,急忙上前扶住。  “你真好!”  姑娘惊魂未定地揩着汗珠,不胜感激地说,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直盯着北宿。羞得北宿满面通红,慌忙埋下头去。姑娘看他这副憨态不禁璞哧一笑,甜甜地叫了一声北宿哥。北宿听了,一颗心越发跳得厉害,捧着杨梅箩不知如何是好,心里暗暗忖道:哪来的这么个美女?她怎么会认识我呢?  北宿哪里晓得,这姑娘原来就是东海龙王的第三个女儿,叫三公主。因久居龙宫深感寂寞,时常悄悄出宫,到金塘洋面闲游消遣。这天,她正在那里玩得高兴,突然窜来了一条小孽龙,那孽龙作恶多端,经常兴风作浪,翻船伤人。他见三公主如此美貌,遂生交念,拦着她胡缠起来。三公主气极啦!顿时就同他搏斗起来。可是斗来斗去,终不是小孽龙的对手。眼看就要吃亏了,忽然灵机一动,趁小孽龙不备,抱着一只白玉圣水瓶,呼地窜出水面,随即摇身一变,化作一个人间民女逃上岸来……此刻,她见北宿窘在那里,便指着杨梅树,笑着搭讪道:  “北宿哥,你的杨梅种得真好哇!肯让我尝尝味道吗?”  北宿这才醒过神来,忙从树上摘了一大捧赤紫的杨梅递了过去:  “你吃,你吃。”  三公主嫣然一笑,接过杨悔就往嘴里送,一边美滋滋地尝着味道,这杨悔多甜啊!一直甜到她的心里。三公主越吃越有味,越吃越想吃,索性坐到树枝上,大大方方,边摘边吃起来。一双水灵灵的大眼却不停地盯着北宿转动。北宿慌忙拿了一只杨梅箩,转到另一棵树上摘杨梅去了。  三公主见北宿如此温厚、善良,又想到刚才那轻狂、凶残的小孽龙,不禁暗叹道:  “唉!谁知堂堂神龙还不如凡人好呢!”  于是轻轻跳下杨梅树,走到北宿跟前,闪着那对水灵灵的大眼,含情脉脉地说:“北宿哥,我来帮你一起摘杨梅吧!”  北宿轻轻嗯了一声,连头也没敢抬,只管自己忙活。三公主娇填地瞪了他一眼,随手揽过一只杨梅箩,挨着北宿轻快地摘起杨梅来。摘呀摘呀,不一会就摘了满满一大箩。北宿又惊又喜,憨笑着对三公主说:  “你的手真巧?”  “哪有你巧呵!”三公主笑着回敬道:“我可没本事种出那么好的杨梅来。  ”说得北宿心跳耳热,顿时没词了。  两个人叉默默地摘了一会儿,三公主看天色已晚,洋面上被小孽龙搅起的风浪也早已平息,便向北宿告辞。北宿涨红着脸,默默地摘了一大捧杨梅送她。  

三公主回到龙宫,心里像缺了什么似的,烦闷极了!不吃不喝,成天没精打采的,独自躺在水晶床上叹气。什么琼浆玉液,山珍海味,到了她唇边都好像变了味,一张嘴巴总是淡得出奇,只一味地想着北宿种的那嫣红玛瑙似的大杨梅。眼看着花容失色,玉体一天天消瘦,这可急坏了龙王、龙母,赶紧派人采来仙草调治,却终不见好。  一天,三公主趁四周无人,便把自己的心事偷偷告诉了一个贴心宫女。宫女不禁吓了一跳,但见公主花容憔悴,便壮大胆子,带着三公主的圣水宝瓶,变作一个丫环模样,偷偷地到杨梅林中来找北宿。谁知到了杨悔树下,左顾右盼,却不见北宿的踪影。正在焦虑,忽见远远走来一个挑杨梅箩的小子,忙迎上去拦住问道:“这位大哥,你可叫北宿吗?”  北宿茫然地点了点头,心里十分诧异,正想开口问,却听那宫女急切地说道:  “北宿哥,我家小姐病得厉害,你就设法救她一救吧!”  北宿吃了一惊,忙道:  “大姐休要取笑!我一不是神仙,二不是妙医,怎救得你家小姐?”  宫女急了,一把扯住北宿的衣襟,嗔道:  “你这人真糊涂,我家公主的痛就是为了……”宫女心如火燎,差点说漏了嘴,亏得北宿是个老实人,没听出其中的味来,便急忙改口道:  “我家小姐的痛只有你那杨梅能治哩!”  北宿听了,心里想道:听老人讲,“桃李能伤人,杨梅能医病”这杨梅或许真能治她家小姐的痛呢!便给那个丫环摘了满满一篮杨梅。丫环随即从怀中取出一串珍珠递到北宿手中。北宿一愣,结结巴巴地说:  “你,如这是件啥?”  “给你的杨梅钱呀!”丫环笑道。  “谁要你的钱来!”北宿红着脸,把珍珠塞还给她:  “你就快点拿去给病人吃吧!”  丫环见他如此诚恳慷慨,心里十分敬佩,又不便多说,就千恩万谢地回去了。  说也奇怪,那三公主吃了杨悔,病情顿时好了大半,心里更加思念起北宿。  第二天,她瞒过父母,带着那只白玉圣水瓶,偷偷溜出龙宫,来到杨梅林中……  北宿有个习惯,不管春夏秋冬,总是鸡叫头遍就起来忙碌。这天不知啥缘故,或许是人劳累了,太阳升起老高,竟还在高铺上呼噜呼噜地睡觉。睡梦中,他看到几天前来过的那位姑娘,又飘然来到眼前,提着篮子,一边帮他采摘杨梅,一边愉快地唱道:  “杨梅甜,杨悔红,尝一颗,醉三分;哥种杨梅多辛勤,颗颗牵动阿妹心……”  这歌多美呵,北宿正听得入神,忽闻耳边响起咯咯一串笑声。  北宿猛地惊醒过来,见身边真的站着那位如花似玉的姑娘,闪看大眼正对着他嘻笑,不禁吃了一惊,慌忙滚下高铺,垂着头一言不发。三公主温柔她笑道:  “北宿哥,怪我不好,惊醒了你的好梦。”  北宿惊疑未定眨了眨惺松睡眼说:“啊!你……你吃杨梅吧!”随即要去摘杨梅。  三公主见状,又咯咯她笑了起来说:  “看你,也不问问我是谁,就尽让我吃杨梅,不心疼吗?”  “你爱吃,就吃吧!”北宿递过一捧杨梅。  “那好,我就天天在这里吃杨梅。”  “你不回家?”  “这里就是我的家!”  “啊?”北宿到底是老实人,越听越糊涂了。  三公主冲着他抚媚地一笑说:  “北宿哥,你一个人成天守在杨悔杯中,不觉得寂寞吗?”  北宿苦笑了一下道:“惯了!”  “我来与你作伴好吗?”三公主望着北宿,诚挚地间道。  

“这……”北宿慌得连连后退,盯着她愣愣地问道:“你,你到底是谁?”  “我就是东海龙王的三公主。要是你愿意,我们就结为夫妻吧!”  三公主坦然一笑,身子几乎靠着北宿,两颗晶亮的晖子闪着热切期待的光。  北宿听了,怔得半晌说不出话来,搓着手不知如何是好。三公主羞涩地一笑,一把拄过它的手,撒娇地摇着问道:  “你说呀!倒底愿不愿意?”  北宿火烫似的抽回手,一迭声嚷道:  “公主休要取笑!公主你要取笑!”  

三公主叹了口气说:  “你这个人呀!我真心爱你,怎说是取笑来?世上有哪个姑娘拿自己的终身大事取笑人哩!”  北宿见公主生气,连忙解释道:  “我,从小没爹没娘的,家境一贫如洗,只怕日后要连累公主受苦呀!”  

三公主转嗔为喜,连忙堵住北宿的嘴道:  “快别这样说!要图富贵,龙宫里有的是奇珍异宝,我何必要离开呢!”  北宿见三公主说的句句情真意切,欢喜得不知如何是好。他朝三公主憨厚地一笑,猛转过身子,一口气摘了一大捧最甜的杨梅献给三公主。三公主含笑接过畅悔,也从项链上取下一颗光彩夺目的宝珠赠给了北宿。两个人情投意合,当即就在杨悔树下订了婚。乡亲们听说北宿找了个称心如意、品貌绝世的贤惠妻子,都打心眼里为北宿感到高兴。  谁知这件事又被小孽龙知道了。他顿时妒火中烧,便匆匆赶往龙宫,加油添醋地把三公主私奔之事禀告了龙王。龙王听了勃然大怒,立即点兵遣将要去捉拿三公主。坐在一旁的龙母急了,慌忙奏道:  “龙君息怒,此事须得三思而行,万万不可张扬开去。”  龙王嗯的一声问道:  “那么依你之见呢?”  龙母道:“女儿擅离龙宫,必然带去白玉圣水瓶,否则一刻不能留在人间。依妾愚见,只消差人去把那只宝瓶盗来即可。”  龙王点头,立即吩咐小孽龙去偷宝瓶。  那小孽龙早想得到三公主,只是没有一个适当的时机向龙王提出来。此刻见龙王正要用着他,便斗胆求婚:  “宝瓶即刻送到龙宫,可是公主的终身大事……还望龙王恩允!”  龙母已看透小孽龙的心思,不等龙王回答就说:  “婚姻大事日后再议,你先速将宝瓶取来!”  小孽龙一听,以为事情有了眉目,便沾沾自喜地离开龙宫,连夜赶往金塘岛。  再说三公主与北宿成亲那天,亲朋乡邻都来贺喜,好不热闹!俗话说:“新婚三日无大小。”大家见新娘像仙女一般美丽,又落落大方,知书识礼,更是嬉闹不休。有唱小曲打趣的,有出谜语要新娘子猜的,有要新郎新娘同吃一粒杨梅的……客堂里喜气融融,笑声不绝。  此时,小孽龙变作一只野猫,趁机溜进新房,悄悄偷走了白玉圣水瓶。三公主只顾应酬,全然不觉。等到乡亲们陆续散尽,才和北宿双双进入洞房。两人刚要喝合欢酒,三公主忽然感到一阵目眩,顿时舌乾口渴。她慌忙打开箱盖,不由啊的一声栽倒在地。北宿急忙抱起三公主,见她花容失色,满面憔悴,分不清是怎么一回事,一时慌了神。只听三公主抽泣说:  “北宿哥,你我才做夫妻,想不到就要分别了!”说罢,喘息不停,泪如雨下。  北宿忙间:  “公主呀!你到底是怎么啦?”  三公主噙着眼泪说:  “我的白玉圣水瓶被贼人偷走了!没有了它,我再也不能留在人间了!”  北宿听了,如雷击顶。他把三公主紧紧地泡在怀里,失声痛哭道:  “公主呀!性命交关,你就快回龙宫去吧!”  三公主泣不成声说:“不!我死也要死在你的怀里!”未说完便昏死在北宿怀中。北宿吓得面如死灰,抱着三公主快步奔到海边,将她轻轻放到海里。  片刻,三公主悠悠苏醒过来,却慢慢现了本相一条洁白的龙。北宿见了,正要招呼,突然风起浪涌,小孽龙带着无数虾兵蟹将,簇拥着三公主而去。小白龙频频回头,无限悲痛……  北宿失去了三公主,心里伤心极啦!整天似痴似呆地坐在杨悔树下,捧着三公主赠给他的那颗珍珠,望着大海流泪。一天又一天,转眼到了第二年夏至,满树的杨梅又开始成熟了。可是北宿却没心思去摘,只抚摸着珍珠,呆呆地望着杨梅出神…心里多么希望三公主能像往常一样,又嬉笑着突然来到他跟前啊!  一天夜里,北宿正坐在杨梅树下思念三公主。忽见月光下影影绰绰地走来一个女子,仔细一看,竟是三公主!北宿惊喜万分,赶紧飞奔前去。两人悲喜交集,在杨悔树下抱头痛哭。  三公主依偎着北宿哭诉说:  “北宿哥,我被迫归海,父王责我离宫私奔,将我打入冷宫。今天放我出来,要我嫁给凶恶的小孽龙。我冒死特来与你见上一面。北宿哥呀!我宁愿一生禁铜冷宫,也绝不嫁给偷我宝瓶,活拆我夫妻的小孽龙!”  北宿不等三公主说完,猛地抱紧双拳,愤恨地说:  “公主啊!快告诉我,怎样才能除掉那条小孽龙?”  

三公主畴曙了一会说:  “你若真有此心,倒也不难,只需把我赠给你的宝珠吞下,定能除此孽龙:”说着,与北宿又抱头痛哭了一阵,说声多多保重,就悄然离去了。  北宿把十八棵杨梅树抚摸了一遍,然后含泪吞下宝珠。霎时,他感到浑身火辣辣的,便在清水潭舀了一瓢清水喝了下去。谁知越喝越渴,索性伏在潭边大喝起来。喝着喝着,还是不过瘾,就纵身跳进了水潭。不一会,它的头上就长出了两只龙角,身上长出了鳞斑,一阵翻滚,变成了一条大赤龙,窜到东海大洋里去了。  

当天夜里,金塘海面上波涛汹涌,直到第二天黎明才平息。从此,那里变得风平浪静,过往船只安然无恙。传说,这是因为北宿和三公主一起把作恶多端的小孽龙杀死了。  北宿成了龙,却再也回不到人间了。凶残的龙王派鲨鱼大将日夜看管他们。  

只有在每年夏至,满树的杨梅红了,才允许他们夫妻俩到杨梅林中相会一面。直至今天,每当杨梅成熟季节,从午后到傍晚,在金塘岛西北角的洋面上,总会升起一片变幻莫测的云层,渐渐地向北宿当年种杨梅的地方移来。当地老百姓见到这种情景,就说那是北宿与三公主夫妻双双来吃杨梅啦!

故事大全网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103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