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神话故事

故事大全网 古希腊神话故事 2021-04-19 15:19:02 56 0

        【导语】《希腊神话故事》为读者敞开了一扇观察和认识古希腊乃至欧洲文化的窗口。它经历了丰富的时代变迁和历史风云,几乎成为希腊乃至欧洲一切文学和艺术活动的基本素材。它从传说进入歌咏,从歌咏进入故事,从故事进入戏剧,最后进入通行全希腊的史诗,而且还在罗马文化中生根落户。

  【奥林匹斯山诸神】

  未有宇宙之时,一切都混浊不清,无影无形。没有天,没有地,没有日月,没有空气,只有漆黑一团的混沌。这混沌叫卡俄斯。他的妻子———夜的女神尼克斯统治一切。他们生了黑暗,叫厄端布斯。

  时间长了,卡俄斯和尼克斯厌倦了统治工作,便叫黑暗神———他们的儿子厄端布斯帮助管理。厄瑞布斯伺机推倒他的父

  亲,娶他母亲为妻,生了两个美丽漂亮的孩子———光明和白昼。光明叫菲比,白昼叫墨洛斯。

  光明和白昼也起来推倒了厄瑞布斯,他们来统治,并让他们的儿子厄洛斯即爱来帮助。他们一起创造了海洋俄刻阿努斯和大地盖亚。厄洛斯给大地以柔嫩的草,绿荫的树,鲜艳的花,飞鸣的鸟,奔走的兽;给海洋以各种游泳的鱼和虾。

  大地盖亚从自身生了天神乌拉诺斯。天神乌拉诺斯和其母盖亚结合,先是生了6个怪物:3个各长着50个头,100双手;另外3个都是只长一只眼睛,巨大如轮,嵌在前额中间。这些怪物总称为屈克罗佩斯。此后,天和地又生了6个男孩、6个女孩,这12个儿女都如高山一样巨大,总称为提坦神。

  天神乌拉诺斯非常惧怕和仇恨他的这些儿子们,把他们一个个关到地下黑暗的深渊———塔耳塔罗斯地狱里。

  地母盖亚见儿女们受到如此虐待,极为愤怒,便鼓动儿女们起来反抗。小儿子克罗诺斯挺身而出,做了反叛的首领。他用母亲给的弯刀,割掉了乌拉诺斯的生殖器,并把他从天上扔了下来。乌拉诺斯伤口流出的血滴到大海里,海水立即发出泡沫,从泡沫中生出一个洁白而美丽无比的姑娘,她就是众神喜爱的爱与美之神。她的希腊名字叫“阿佛洛狄忒”,意思是“从海水泡沫中出来的”。她的罗马名字则叫“维纳斯”。乌拉诺斯还有几滴血落在地上,血中生出复仇女神欧墨尼得斯。

  现在克罗诺斯代替父亲成了天上的王。但是,他一登上王位,立即把他的兄弟姐妹们又扔进塔耳塔斯囚禁起来,只留下妹妹端亚为妻。

  乌拉诺斯被*时,曾诅咒他的儿子克罗诺斯,说他将来也必为其儿子所*。克罗诺斯害怕父亲的诅咒应验,便把和端亚生的孩子一个个都吞进肚子里。瑞亚见心爱的孩子一个个被丈夫吃掉,痛心至极。当她怀第六个孩子时,便偷偷地躲到克里特岛上,在狄克忒里的山洞里生下了儿子宙斯。端亚把一块石头包在襁褓里当作婴儿给克罗诺斯吞下。然后派了两个枯瑞忒巨人守卫着婴儿,当他啼哭时,他们便用刀枪敲击盾牌掩盖哭声,以免让克罗诺斯听见。

  宙斯在山洞里平安地长大了。他周身充满了力量,决心把被克罗诺斯吞进去的哥哥姐姐们救出来。他在智慧女神墨提斯的帮助下,给克罗诺斯吃了呕吐药,迫使他把吞下的孩子一个个吐出来。宙斯联合这些哥哥姐姐们在众神的帮助之下,终于*了克罗诺斯。

  宙斯代替父亲成了众神,他的哥哥姐姐们瓜分了父亲的天下。他叫哥哥波塞冬管理海洋;哥哥哈得斯管理冥界;他让姐姐得墨忒尔为新地母,掌管农业五谷之事;他的大姐赫斯提思作了贞女神,管理家庭灶火。宙斯娶了他的另一个姐姐赫拉为妻。赫拉是婚姻和家庭的保护神。

  宙斯率领众神,住在高高的连接着天和地的奥林匹斯山上。他一手握着权杖,一手擎着雷霆———这雷霆是巨人库克罗普斯专为他铸炼的武器,威力无比。他靠着这武器统治着神和人的世界。

  以后,宙斯又先后生了战神阿瑞斯,智慧女神雅典娜,太阳神阿波罗,月亮和狩猎神阿尔忒弥斯,火神和神匠赫淮斯托斯,神使赫尔墨斯等诸神,组成了庞大的奥林匹斯山神的家族。

  【柏萨斯传奇】

  阿古王阿克利西厄斯只生了一个孩子,是个女的,名叫黛尼伊。她长得非常美丽,胜过当地所有的女人,但这并不能使那没有儿子的父亲得到多少安慰。国王前往台尔菲庙里去祈求神论,问问他将来有没有希望做一个儿子的父亲。女祭司告诉他不会生了,而更糟的是,他将死在他女儿所生的儿子手里。

  国王惟一能避免这个厄运的方法,必须马上把黛尼伊处死———除了这么做外,别无选择的余地。阿克利西厄斯不愿这么做,事实上证明,他的父爱并不强烈,他只是畏惧神,众神会以可怕的惩罚加于那些杀害亲人的人。阿克利西厄斯不敢加害女儿,便用青铜造了一间房屋,埋在地下,只留顶上一个开口,可让阳光和空气穿过。他就把女儿囚禁在这所铜屋里。

  “因此,美女黛尼伊得忍受,愉悦的日光换来铜墙铁壁,在那秘密如坟墓的房间里,过着俘虏似的生活,然而,宙斯仍然化身为金雨,来到她身边。”

  当黛尼伊坐在那里度着漫长的日子和时刻,除了仰望天上的浮云外别无所事时,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天上突然降下一阵金雨,充满了她的屋子。她是如何知道那是宙斯化成这种方式来造访她,我们不得而知,但她知道她所生的是宙斯的儿子。

  她暂时将生产的事隐瞒父亲,但是,在这范围狭窄的铜屋里,想隐瞒是愈来愈难。最后,有一天,这个小孩———名叫柏萨斯———被他祖父发现了。“你的孩子!”阿克利西厄斯非常生气地问道:“谁是这孩子的父亲?但是当黛尼伊骄傲地回答:“宙斯”。他却不相信女儿。他惟一相信的是,这个孩子对他有可怕的危险。他不敢杀这个孩子,原因和阻止他杀死女儿的理由相同,畏于宙斯和追踪凶手的复仇三女神富丽丝。但是如果他不能直接杀他们,他仍可使他们踏上必死之路。他造了一个木箱子,把母子两个关在里面,然后带到海上,投入水里。

  黛尼伊和她的小孩坐在奇异的船里,日光渐渐黯淡,她独自在海上漂泊。

  “在雕刻的箱子里,当狂风和巨浪袭击时,恐惧跑进她的心灵,她泪流满烦,温柔地拥抱着柏萨斯,她说:“啊!儿子,我的心里是多么伤心,但是你柔和地睡着了,小宝贝,在这个仅仅是钉成的箱子里熟睡吧!这是你凄凉的家,翻腾的风浪多么像你柔软的卷发,不要理会刺耳的波浪,静静地躺在你的红斗篷上吧,可爱的小脸儿!”

  她澈夜在起伏的箱里倾听水声,海水似乎永远想淹没他们。天已破晓,因为不能见到,她并没有感到宽慰。她也无法看到许许多多的岛屿,高耸出海面。她所知道的,是不久有个海浪似乎卷起他们,轻轻地把他们带上来,然后退走,留他们在一个坚硬和静止的东西上。他们已经登陆,由海上脱险。但是却仍旧在箱子里,没有办法出来。

  命运之神———或者是宙斯,到现在才为他的爱人和儿子尽了点力———使他们被一位名叫狄克提斯的善良渔夫发现,渔夫发现大箱子,把它破开,将可怜的船货带回给和他一样仁慈的太太。他们没有孩子,他们照顾黛尼伊和柏萨斯,视如己出。他们母子在那里住了好几年,黛尼伊情愿让儿子跟着渔夫做低微的买卖,以避免危险。但最后,更大的麻烦来了。小岛的统治者波力戴克第斯是狄克提斯的兄弟,但他生性残忍冷酷。有一段漫长的时间,他并未注意到这对母子,但后来黛尼伊引起他的注意。虽然此时柏萨斯已经发育成人,她还是美得如花似玉,波力戴克第斯爱上她,想要得到她,却不要她的孩子,他就想了个除去柏萨斯的方法。

  在某个岛上有一些叫做高更的可怕怪物,它们以致人于死的魔力声名远播。波力戴克第斯明显地告诉柏萨斯关于高更的事。他大概是告诉柏萨斯,他宁愿得到高更的一个头,而不愿有世界上其他任何东西。这些实际上似乎是他为了杀柏萨斯而计划的。他宣布他将要结婚,于是大会亲友以资庆祝,包括柏萨斯在内。每一位来宾依照传统,都带了送给未来的新娘的礼物。只有柏萨斯空手而来,他没有东西可送。他年轻又高傲,因此觉得羞辱,于是他站了起来,照着国王想要他做的方法做了。他宣布要送给国王一份比所有东西更好的礼物。他要前地去杀死密图莎,带她的头回来作为贺礼。没有比这个更适合国王的心意,没有一个精神正常的人会提出如此的建议。密图莎是那群高更之一。

  “高更有三个,每一个都长着翅膀和蛇发,他们是凡人所见最可怕的怪物。看过他们的人,没有一个能再生存。”

  因为无论什么人,一看见他们,就会变成石头。柏萨斯因恼怒而激起的傲气,好像使他作了一次徒然无功的夸耀。任何孤立无援的人,绝不能杀死密图莎。

  但是,柏萨斯却被他的愚蠢所救。两位伟大的神正在观察着他。他一离开国王的宫殿,立刻搭船前往希腊,以便知悉何处可以发现三头怪物,他不敢先去见母亲,和将他的打算告诉母亲。他前往台尔菲神庙,但是所有女祭司能告诉他的,是要他前往一处不吃蒂美特金黄谷粮,而吃橡树果实的地方。因此,他前往橡树密布的多多那岛,那里有宣布宙斯意旨的会说话的橡树,以及以橡实为粮的歇里人。然而,他们也只有告诉他,他在众神的保护之下,他们并不知高更在何处。

  故事中没有提到汉密斯和雅典娜何时以及如何来帮助他,但在他们来帮忙之前,柏萨斯一定很失望。然而,最后在他继续流浪时,他遇到一位俊美的陌生人。从许多首诗中,我们知道他像一位脸颊刚长柔毛时最可爱的青年。没有其他的青年人像他一样,手持尾端有翼的金棒,有翼的帽子,以及有翼的皮草鞋。一看到他,柏萨斯心中顿时充满希望。因为他知道,那不是别人,一定是幸福的引导者和施与者汉密斯。

  这个容光焕发的人告诉他,在他攻击密图莎之前,必须有妥善的装备,而他所须的东西,在北方女神的手里。要找这些女神的住处,必须先到灰衣妇人处,她是惟一能告诉途径的人。这些灰衣妇人住在一处暮色弥漫的幽黯地方。那里从来没有阳光照射,连月光也没有,在这灰黯的地方,这三个妇人住着,她们都身着灰衣,且显得相当老遇衰弱。事实上,她们是一群怪物,最怪的是她们只有一颗眼睛,她们轮流使用眼睛已习以为常,每一个人都能把眼睛从额上移下,当一个要有眼睛,或把眼睛移给别人时,都要隔一阵子。

  汉密斯告诉柏萨斯上述的情形以后,他又把他的计划说出来。他要亲领柏萨斯到这些妇人的地方,一到那里,柏萨斯要躲起来,直到看见她们之一由额上拿下眼睛,传给别人。这时,她们三人都看不见,他立刻冲上前,把那颗眼眼抢走,直到逼她们说出如何到达北方女神处,否则就拒绝还她们眼睛。

  汉密斯说,他本人愿给他一把剑,去攻击密图莎———无论高更的鳞甲如何坚硬,都无法使剑弯损或断裂。无疑的,这是一件惊奇的礼物,但是,在进入攻击的距离前,受到攻击的怪物,可能已使持剑者变成石头,那么,这把剑又如何发挥功用呢?幸亏另外一位伟大的神就要来帮助了。巴拉斯雅典娜站在柏萨斯的身旁,她取下护在胸前的铜盾,交给柏萨斯,“当你攻击高更时,看着这盾牌,她说:“你就能够像在镜里看她一样,如此即可避”免她致命的魔力。”

  事实上,这时柏萨斯有再期待的好理由。前往幽黯地域的旅程非常遥远,需要跨过奥仙河及大海,一直到达希姆利安人住的黑暗国度底边缘,但汉密斯是他的向导,使他能不致于迷路。最后,他们找到灰衣妇人,她们像灰鸟一般注视着摇曳的灯,她们的外形像天鹅,然而,却有人头,翼下有手和臂膀。柏萨斯照汉密斯的吩咐隐藏起来,直到她们之一由额头取下眼睛。就在她要传给她的姐妹时。他由她手中取走眼睛。隔了好一会儿,这三人才发现她们的眼睛丢了,每一个人都以为是其他两人之一拿走的,但柏萨斯开口了,告诉她们是他夺走,只要她们告诉他如何找到北方女神,便把眼睛还给她们。她们立刻把详细的方位告诉他。为了取回眼睛,她们可以为他做任何事。他把眼睛还给她们,然后照着她们所指的方向前进。虽然他不知道,但他仍要受在北风后面的北国极乐世界的人限制,据说没有人能从水上或陆上找到前往北国人聚居地的奇异路径。但柏萨斯有汉密斯跟着,因此,此路为他而开,顺利地抵达人民时常沉酣于狂欢宴饮的北国乐土。北国人对他非常仁慈;他们邀请他参与宴会,那群伴着笛声和七丝琴而舞的少女,替他取来他找寻的东西。这些东西共有三样:有翼的皮草鞋,一个任何东西放入都适合的皮囊,和最重要的,能使戴上它而隐形的帽子。有了这三样东西,加上雅典娜的盾牌和汉密斯的剑,柏萨斯准备前去杀死高更。汉密斯知道高更的行止,于是他们两人离开乐土,飞过奥仙河和大海,来到可怕的高更姐妹的岛。

  非常幸运地,当柏萨斯发现高更时,她们都在熟睡中。在明亮的盾牌变成的镜中,他能清晰地看到他们,长着巨大的翼,全身布满金鳞,头发缠绕着蠕动的蛇。此时,雅典娜和汉密斯在他的背后,他们告诉柏萨斯,哪一个是密图莎。这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密图莎是三人中惟一能杀的,其余的两个是长生不死的。柏萨斯穿着有翼的皮草鞋在她们头上盘桓,然而,他只能在盾中凝视。然后,他对准密图莎的咽喉,猛刺过去,雅典娜引导他的手,他只挥动一下剑,便刺穿她的颈子,他的眼睛仍凝视着盾牌,连一眼也不瞥她。他俯冲而下,取走她的头,迅速装入皮囊中,皮囊将头颅包住,他已不再怕她了。但是另外两个高更醒来,看到妹妹被杀,感到恐怖,想要找寻凶手。柏萨斯却很安全,因为他戴上隐形帽,他们无法找到他。

  “因此,黛尼伊美发的儿子柏萨斯,穿着有翼的皮草鞋飞离海上逃走,迅速有如飞驰。银色的皮囊中,装着奇异的东西———怪物的头颅,同时,美雅的儿子,宙斯的使者汉密斯,曾经伴随着他。”

  在回家途中,他前往埃索匹亚,在那里停留。此时,汉密斯已离他而去。柏萨斯的发现就像赫邱利斯后来的发现一样,一位可爱的少女被弃置以供奉可怕的海怪,她的名叫安度美达,是一位爱慕虚荣的妇女的女儿,

  “那个美艳的埃索匹亚皇后,

  由于她的美丽所受的赞誉超迈海神,

  而触怒女海神的权力。”

  她夸耀她比海神尼雷语斯的女儿更美丽。在那个时代,绝对会为某人带来悲惨命运的方法,就是宣称有任何优于神的东西,然而,人们却不断地如此做。在这种情形下,众神对于自我炫耀的惩罚,并不是加于安度美达的母亲加希奥匹亚皇后的身上,却加于她女儿。不少的埃索匹亚人已被海怪吞食,神谕指示,只要把安度美达交出,他们就能免于浩劫。于是,他们便逼迫她的父亲西弗语斯将她献出。当柏萨斯抵达时,少女已被捆在海边的岩石上,等待妖怪的到来。柏萨斯对她一见钟情,他就留在少女的身边,等到大蛇来找牺牲物,然后,他像斩高更似的,砍去大蛇的头,无头的蛇身掉回水中。柏萨斯带着安度美达交给她的双亲,并且向她求婚,她的双亲欣然地答应了。

  柏萨斯带着妻子乘船回到岛上和母亲那里。可是在他曾长期住过的家里,却连个人影也没有。渔夫狄克提斯的太太早已去世,而另外两个人———黛尼伊和像柏萨斯的父亲一样的渔夫,为了避免波力戴克第斯,已经逃走,波力戴克第斯为黛尼伊拒绝嫁给他而大为震怒。有人告诉柏萨斯,他们在一间庙宇避难。他又获悉波力戴克第斯正在宫廷里召开会议,所有拥护他的人都聚在那里,柏萨斯立刻知道有了机会,他直接来到宫廷,进入殿堂。当他站在殿门时,雅典娜的盾牌在他胸前闪耀,银色的皮囊在他的身旁,他凝视殿里的所有人,然后,在那些人将视线转移前,举起高更的头,就在这一见之下,国王和他那些谄谀的臣子顿时变成石头。他们坐在那里成为一列石像,每一具冻僵的石像还保持着他先前看到柏萨斯的姿态。

  当岛民知道他们已脱离暴君而自-由时,柏萨斯找寻黛尼伊和狄克提斯便轻而易举。他立狄克提斯为岛上的国王,而他和母亲决定带着安度美达回到希腊,试图重归阿克利西厄斯,自从他把他们放在箱子里已隔许多年,看看他是否心地已软化,而乐于收容他的女儿和孙儿。然而,当他们抵达阿古斯时,发现阿克利西厄斯已被驱逐出境,没有人知道他的去处。就在他们回国后不久,柏萨斯听说北方的拉里沙国王举行一次体育竞赛,于是他就前去参加。轮到他掷铁饼时,他将沉重的铁饼用力一掷,铁饼却转变方向,落在观众席上。阿克利西厄斯来访问国王,正好在那里参观,铁饼就打在他的头上,这是致命的一击,他顿时一命呜呼。

  因此,阿波罗的旨谕,再度被证实为真实。柏萨斯纵使感到悲伤,不过至少他知道他的祖父曾想尽方法,来杀害他和他的母亲,由于他的死,他和母亲的灾厄已过去。此后,柏萨斯和安度美达快乐地过日,他们的儿子伊列克特利昂,就是赫邱利斯的祖父。

  密图莎的头颅被送给雅典娜,她把它装在宙斯的盾牌上,这个盾牌是她为他携带的。

  【天马与王子】

  在亚菲尔,即后来的哥林斯城,国王是葛劳克斯,他是西塞弗斯的儿子,西塞弗斯因偶尔泄漏宙斯的秘密,被罚在黑底斯永远推石上山。葛劳克斯也同样遭到天怒,他是伟大的骑士,然而他用人肉喂马,使它们在战场上更凶猛,如此的残酷行为经常使众神愤怒。最后,众神以他对马的行为来对待他。他由战车上被掷下来,他的马匹将他分尸而吞食。

  城市中,有一位英勇而漂亮的青年,名叫毕莱罗方,一般地说法,都认为他是国王的儿子。然而,有一个传说,说毕莱罗方有一位更强壮的父亲,即海洋的主宰波西顿本人,而这位青年天赋的超凡的体魄,更使他的生平事迹和传说相仿佛。再者,他的母亲尤莉伦虽是凡人,但经由雅典娜的调教,使她的知识和才慧足以和众神相抗衡。就各方面而言,人们都认为毕莱罗方不像凡人而像神。伟大的冒险往往向这种人召唤,而且没有任何危险使他畏缩。然而他那极显赫的功迹,却一点也不需要勇气,甚至努力。事实上,这证明:

  “人们的誓言决无法兑现———

  不需要祈待———上苍伟大的力量,

  将以平易的统治权,传到他手中。”

  毕莱罗方需要派盖速斯超过对世上的一切需求,派盖速斯是当柏萨厮杀死蛇发妖女葛贡时,由她血中跳出的一匹马。它是:

  “一只飞马,永远不疲于飞驰,

  掠过天空时,快如狂飙。”

  奇迹伴随着它。在妙西丝女神居住的海利肯山上,被诗人所喜爱的希伯克里尼泉水,当马蹄触及地面时喷出水来。谁能捉住和驱策如此的动物?毕莱罗方由于无望的祈求而痛苦。

  毕莱罗方向亚菲尔(即哥林斯)的先知波里易达士诉说他的绝望,先知告诉他前往雅与娜的庙宇,然后睡在那里,众神经常在人们梦里跟他们说话。因此,毕莱罗方来到圣地,当他在祭坛旁熟睡时,他仿佛看到女神来到了面前,手里持着金光闪闪的东西。雅典娜告诉他:“睡着了吗?不,醒醒吧!这样东西可以迷住你梦寐以求的那匹飞马。”他马上跳起身来,女神已经不见了,但却有个神奇的东西搁在那里,这是他从未见过的金色马鞍。最后,他满怀希望地提着马鞍,奔到野外去寻找派盖速斯,他看到它正在远近驰名的哥林斯的毕里尼泉饮水,他便悄悄地跑过去。马儿安祥地看着他,既不惊讶也不害怕,任由他把马鞍套在头上不抗拒。雅典娜的符咒生效了,毕莱罗方成为这头绚烂的动物的主人。

  他穿上全副盔甲,跳上马背,然后试一试它的步子,这只马好像和他一样酷爱运动。此刻,他成为天空的主宰,想到哪里就到哪里,所有的人都羡慕他。当事情来时,派盖速斯不仅仅是个玩物,更能在需要时及时帮助,化险为夷,而毕莱罗方的前途,正有灾难等着呢!

  他杀了他哥哥,但我们除了知道纯粹出于偶然外,故事里没有告诉我们他是用什么方法。他跑到阿古斯,国王普罗艾托斯为他洗罪。他的灾难就从那儿开始,他的英勇壮举也因而引起。国王普罗艾托斯的妻子安地亚爱上他,但当他避开她,不与她交往时,她在绝望之余,不胜愤恨,竟告诉丈夫,说这位客人侮辱她,他必须死。普罗艾托斯虽然怒不可遏,却没有杀他。毕莱罗方在他家进食,他不能亲自用暴力对付他。然而,他想出一个计策,能够置毕莱罗方于死地。他请这位青年送一封信给亚细亚洲的里希亚国王,毕莱罗方轻易答应。骑在派盖速斯背上,再远的路程他也不在乎。里希亚国王以传统的礼节欢迎他,非常铺张地一连款待了九天之后,他才请客人拿出信来给他看。看了以后,他才知道普罗艾托斯要他杀死这位青年人。

  里希亚不愿如此做,他和普罗艾托斯不愿意的理由相同:宙斯对于破坏宾主关系的人,显然非常敌视。然而,让这位陌生的他和他的飞马去冒险,是没有人反对的,因此,他要求毕莱罗方前去诛灭喷火怪兽西玛拉,他坚信他永远不会回来。西玛拉被认为是无法制服的,它是狮头、羊身和蛇尾的怪兽:

  “一只可怕的野兽,

  躯体庞大壮硕而步履如飞,

  它的呼吸是无法扑灭的火焰。”

  但是,因为毕莱罗方骑着派盖速斯,所以他无须接近喷火怪兽。他在它的头上盘桓,用箭射杀他,不需要亲自去冒险。

  当他回到普罗艾托斯那里,这位国王又想出别的办法来陷害他。他要毕莱罗方去征服巨大的战士苏雷米,当他战胜这些巨人以后,又派他去征服亚马逊人,他又获得胜利。最后,普罗艾托斯也被他的勇气和好运所征服,成为他的朋友,并把他的女儿嫁给他。

  于是,他快乐地生活了一段期间,后来他触怒了众神。他强炽的野心和他的杰出功迹并存,使他想及“人类的思想太伟大。”这是所有事情中众神最反对的。他试着骑派盖速斯飞上奥林匹斯山。他相信他可以和天神并列。马较他聪明,它不想尝试飞行,便抛弃了它的骑者。从此以后,毕莱罗方为众神所怒,独自流浪,毁灭自己的灵魂,逃避人生,直到死去为止。

  派盖速斯在奥林匹斯山的天上马房找到避难所,宙斯的马匹也在那里饲养。在所有的马中,派盖速斯是最出色的,这可由诗人叙述的不寻常事迹中证明,即当宙斯想要使用他的雷电时,把雷和电带给他的,正是派盖速斯。

故事大全网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56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