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瓜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情感故事 > 正文

情感故事

美女口述故事:男女合租房一夜情后,结果很虐心

有故事的人2020-08-28情感故事107
并没有前奏,他俩也想不到要后续,事情发生之后俩个人都感觉过意不去,锐锐第23天都躲在好朋友那里睡,第4天回来了不断地对单雅说“真的对不起”。想不到锐锐突然之间显得非常凶狠,基本上砸碎了家中全部物品,他

小雅一下子说完了自己的故事,一点也不隐瞒小细节,并没有过多的过意不去。上世纪80年代的女生,新潮,勇敢,并没有思想包袱,她感觉2005年遇见的这一段爱情,是生命里无关紧要的留念。

小雅来东莞 大概几年,刚来东莞找工作,身上带的钱并不多,就在网络上找人合租房,碰到个大方得体的男生,只规定她代表性付300元租金。

两房一厅的房屋,在一个很旧的住宅区,房间内里脏乱差得一团糟,但为了更好地节约钱,她依然忍着着住进去了。为了更好地防止之后发生争执,小雅拟定了一张写满了“合租协议”,包含了生活起居、饮食、环境卫生等方面,但是那一个叫锐锐的男生压根就不管那一套,仍旧弄得屋子里乱糟糟。

美女口述故事:男女合租房一夜情后,结果很虐心 虐心的小故事 暖心爱情故事大全 青春故事大全 两性故事大全 爱情故事大全 情感故事  第1张

之后小雅知晓到,锐锐在家乡还有一个女盆友,俩个人思念甚苦,每一天靠电话传情。锐锐表面上吊儿郎当,事实上内心心地善良细致,用情专情,小雅渐渐地认同了他,将他当做“一家子”对待,积极承担起做饭、搞卫生的家务劳动,其他人乍一看还以为是情侣呢。

有一天小雅挨了经理的骂,回来了斥责了经理的不是,锐锐耐心地听她情绪发泄,并颇有些道理地宽慰她。可她越说越激动,越说越气恼,还说当时也就不应当挑选一个人来远在他乡漂泊,最终伤心欲绝哭起来。

这可把锐锐吓傻了,他不知所措地拍了拍她,实际效果并不大,他索性把她搂在怀中。单雅在他怀中哭够之后,俩个未婚男女不由自主地发生了关系。

他俩也想不到要后续,事情发生了俩个人都感觉过意不去,锐锐第2,3天都躲在好朋友那里了,第4天回来了不断地对小雅说“真的对不起”。她感觉又很气又搞笑,她说,这样的事意料之外并没有谁真的对不起谁。

他俩表面上上恢复了以前的模样,可小雅内心起了汹涌,她每晚睡在他的隔壁,总会有股不理智想要去叩门。装了俩个礼拜的淑女之后,她总算克制不住深夜去找他,假称听见外边有声响,担心独睡。

锐锐又一回英雄救美,他说道你放心,我可以保护你的。小雅听了这句话内心暖烘烘的,俩个人此后变为一家子——同吃同住。

小雅一直以来感觉自己是新一代女生,不应该太过于传统化,并且应当做一个“乖巧懂事的的女生”。她明白锐锐对家乡两小无猜的女朋友非常好,每一天给她打电话,常常寄小礼物给她。

但是小雅从始至始都不问,也不要他的承诺。小雅说:“我只看重曾经拥有的幸福,天长地久本来就不靠谱。”对于生活上,小雅坚定不移实行AA制,每个月头她把上个月的支出整理出来,正直无私地找锐锐收钱。她感觉唯有钱财上两不相欠,才可以确保爱情上的纯粹。

大半年之后,小雅碰到了一个心动的男生,是公司刚来的技术人才,一举一动书香气满满的,初次见面她就有一些心动。但是另一方属于慢热型的,和小雅工作方面相互合作了多次,去约会的借口仍旧只有一个——请她吃饭谈工作。

直至他哥从上海市过来,他才支支吾吾地跟她说:“我想要让你见见我哥。”小雅感觉他人很逗,基本上从来不正面对我说我爱你类似的告白,或许就是因为他的含蓄和腼腆,虏获了单雅的欢心,他俩相恋了。

男票多次提起去她住所玩,她都拒绝了,她担心与自己有关的两个男人碰面,她在中间不知道怎样周旋。她先找借口要搬离,尝试终止这一段并没有结果的爱情。

锐锐伤心欲绝,问她会不会有着新感情,她咬了咬牙说“是”。想不到锐锐突然之间显得非常凶狠,基本上砸碎了家中全部物品,他靠在窗边脸色青白地一支接一支抽烟。

小雅怕他弄出大事儿来,宽慰他说道:“不过是新认识了个男同事,第一印象非常好,还没有真正谈呢。”锐锐这才百感交集地紧抱她说:“你不许走,永远也别离开我。”

等锐锐的情绪平复之后,小雅真正和他“交涉”,她说你有着初恋情人,为什么要阻拦我找个男朋友呢?锐锐说:“初恋情人是认识你以前的事,没法舍弃。”

小雅怄气说:“那好啊,要不你与初恋情人提出分手,与我领结婚证,要不然就不要干涉我的爱情。”

这时候锐锐想说些话,但是嘴角动了动终究没有说出来,小雅乘势把整理好的行李扛在身上,急急忙忙逃离了这一个合租房,逃离了这一段不清不楚的爱情

她起先自己一个人住,“男同事男票”来了多次后,感觉她的小房干净、整洁、温暖,恩威并施搬了进去。

锐锐最初玩命地找她,拼了命打她手机,到她单位前台接待找人,经常在她下班必走的小路边等着。小雅过了这段躲躲闪闪的时日,常常胆战心惊的,一阵子之后,锐锐那里便消声匿迹。

春节前,锐锐突然之间打电话约小雅碰面,他说道或许是最后一次了。小雅应邀前去他的住所,见到满地狼藉,全部家具物品都堆在大客厅里。“那些物品都赠给好朋友了,我就要回家乡工作,之后很有可能极少来东莞 了。”锐锐有一些悲伤地说。

小雅到自己以前住过的那个房间内看了一眼,出来问他:“会不会回去跟女盆友领结婚证啊?”锐锐想了想就点了头,便走了上来想抱住她,小雅侧身逃开了。她说了很多祝福的话,还请他吃了最终一餐饭,算作对他的道别。

送走锐锐之后,小雅感觉生活越过了新的篇章,她说:“我跟如今的男盆友关系还不错,但领结婚证的事还没有想过,谁曾料想到将来会有哪些转变呢。”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